• <tbody id="c4cry"></tbody>

    <rp id="c4cry"><object id="c4cry"></object></rp>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畫出我們這個時代的“心象” ——訪國防大學軍事文化學院軍隊文化工作系主任、中國美協副主席李翔
          來源:文藝報 | 路斐斐  2021年08月20日08:23

          李翔近照

          沙場秋點兵(2021) 李 翔 作

          作為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中國美協國家重大題材美術創作藝術委員會副主任,李翔的另一重身份則是全軍性的美展和學術研究活動的組織者及主持人,多年來他多次擔任全國、全軍美展評委,同時亦勤奮努力,創作了大量軍事題材美術作品。在他多年耕耘的淡彩中國畫領域,他的人物畫和山水畫都別開一派生面。其作品曾連續在全國美展第九、十、十一屆中獲獎,曾獲全國第二屆速寫大賽一等獎,入選全國中國畫百年大展,多次入選北京國際雙年展。其代表作品《紅色樂章》《畫兵》《父老鄉親》《原鄉》《扎西平措上尉和阿爸阿媽》《南沙天浴》《母親·母親》《南?!つ虾!返扔卯嫻P描摹中國當代軍人和百姓形象,正如他所說,“畫家只有在貼得老百姓最近的時候,才能聽得到百姓的心聲?!?/p>

          “軍事題材美術是世界主題性繪畫中最重要的題材之一”

          記者:慶祝建黨100周年,今年不管是黨史題材、軍事題材新創美術作品的相關展覽,還是對中國革命美術史上經典美術創作的梳理回顧,都突顯出軍事題材美術創作在新中國美術發展史中的重要地位與獨特價值。您作為軍旅美術家、多年從事部隊美術工作的中國美協副主席,對此有何切身體會?

          李翔:慶祝建黨100周年,“不忘初心 繼續前進——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大型美術創作工程”入選的200余幅作品中,軍隊美術工作者的作品有近40幅,在中國共產黨黨史展覽館展出的100多幅作品中也有十幾幅,占據了相當比重。這些創作一方面反映了百年黨史的輝煌成就,一方面也集中展現了近幾十年來部隊美術創作力量與軍旅藝術創作水準的極大提高。

          軍事題材美術創作可以說在歷史和當代任何一個國家的館藏美術館繪畫、博物館繪畫、歷史館繪畫中都是重要的一類繪畫,是主題性繪畫中最主要的題材之一,這在全世界都是相似的。在新中國歷史上,也一直都有軍事題材美術創作的傳統。早期從何孔德、詹建俊、靳尚誼等老一輩畫家開始,他們具有代表性的精彩作品中就有不少是軍事題材或反映重大革命歷史事件的創作。用美術作品表現戰爭、戰役和戰斗,表現軍營、武器和士兵,特別是在過去沒有照片的情況下,用繪畫還原戰斗景象與戰爭回憶,是寫實性繪畫的一個重要功能。自攝影技術誕生后,藝術家們用加入了思想和觀念的美術作品表現現代社會的軍營生活和軍事場景,又體現出了當代美術創作的重要價值。

          今年,已經舉辦的軍隊美術展覽包括“東風浩蕩·火箭軍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美術作品展”“大海向黨旗報告——海軍第十一屆萬里海疆美術作品展”“紅心向黨 忠誠至上——武警部隊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暨第四屆美術書法攝影展”等,從不同角度聚焦新時代中國軍隊建設、反映改革強軍新面貌,展出的美術作品在表現語言、題材開拓和精神發掘等方面均體現出了新時代的審美特色和軍隊美術的新探索、新發展與新氣象。此外,由部隊主管宣傳部門主辦的以山水畫表現紅色主題、描繪革命根據地的“紅色江山”創作項目,和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立項的“紅色基因譜”重大題材創作項目也即將完成全部創作,于今明兩年先后擇時展出。上世紀80年代初,中國軍旅美術創作曾承擔“舉旗幟”的重要使命,在創作數量及質量上都達到了一個較高歷史水準。幾十年來經過幾代畫家不懈努力,軍事題材美術創作又再次興盛起來。無論是從主要著重表現宏大革命戰爭場面到側重增加作品人文關懷,表現真情、真誠與真“心”的創作主題轉向;還是美術語言的表現從單一、傳統變得更加多樣多元,都反映出人民軍隊建設不斷加強、國家文化藝術大發展的大趨勢。

          記者:目前正在黨史展覽館四層展出的“不忘初心 繼續前進”主題美術創作中,也有您的中國山水畫作品。作品無論在主題表達還是創作技法上,都反映出多年來您在不斷推動軍隊美術創作面貌整體改觀的同時,在個人創作上獲得的新啟迪。從事部隊美術工作30年來,您感到最大的收獲是什么?

          李翔:在這次建黨百年“不忘初心 繼續前進——大型美術創作工程”中,我領受了表現新時代國家重大戰略區域、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景況的任務。對于這個用傳統創作手法很難表現的題材,在創作類型上我采取了“城市山水畫”的方式,用中國畫的特殊構圖將澳門、珠海和香港用港珠澳大橋聯結了起來,藉此來詩意地表現“龍騰大灣”的時代意義?!俺鞘猩剿嫛弊鳛橐粋€“新興”創作觀念于上世紀90年代被提出后,曾一度成為美術界熱議的話題,然而幾十年來,如何用這一形式來藝術地表現當代城市居民的生活及人與城市間的關系,仍是當代中國美術創作中的一個難點。選擇這個題材與我幾十年來在中國山水畫方面逐漸形成的創作觀,以及作為一名軍旅畫家,總愿意挑戰更有難度、更有意義的事情,總要畫與別人不一樣、與自己也不一樣的作品的藝術追求、人生追求也是分不開的。這次也是我們這個創造小團體的初步成果,相信,經過努力會有更多成功的城市山水畫佳作出現。

          我是上世紀90年代調到解放軍總政治部文化部文藝局負責全軍美術、書法的組織創作工作的。當時在全國美展上,全軍美術的創作水平比當時其他地區、行業的美術創作已落后了很大一塊兒?!?5新潮”后,西方現代藝術的影響深入廣泛,在各地區、各行業的美術創作都開始主動尋求跳出傳統窠臼的時候,部隊的美術創作改觀卻并不大,有人評價我們的美術創作在色彩上還是“老蘇派”的“醬油調”,同樣,在美術造型、構圖能力以及藝術理論的修養等方面也都相對薄弱。為改變“現狀”,從那時起我接連邀請美術界卓有建樹的色彩專家、造型專家、理論專家等來給全軍美術創作骨干開設色彩班、造型班、理論班等,每期“高研班”一般辦三個月左右,時間雖不算長,但請的都是業界真正能解決問題的專家,辦班講究“穩、準、狠”,每辦一個班就要解決一個方面的創作問題,從詩詞創作到素描、寫生,從美術構圖到藝術理論等,在解決全軍美術創作問題的同時,我自己的創作困惑也得到了相應解決。我還記得當時我們百日素描班里最大的一位學員已有70歲,這些學習班為部隊美術工作者提供了難得的提升機會,幾十年長期堅持下來,我感到最大的收獲就是在軍內培養了一大批美術、書法創作的中堅力量,這些年來這些藝術家在各類國家和全軍的主題性美術創作、軍事題材創作項目中都承擔了重要的創作任務。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當年理論班的主辦。當時的辦班初衷是想解決彼時我們對西方藝術的困惑。比如在西方藝術里“垃圾”為什么能被當成藝術品?繪畫為什么在西方當代藝術展里“消失”了?繪畫是否“已死”等。當代美術理論班邀請了當時旅居國外多年的知名藝術家張奇開等任授課老師,在東莞開班講課時,曾引發了圈內外強烈關注。通過那次講座梳理,我們對西方文化的劣勢與東方文化的優長都有了更清晰的認識,既不一概否定西方,也不盲目全盤接受,尤其對科技影響下的西方文化藝術的創新性思維實現了批判性的吸收、借鑒。從那以后,軍隊畫家的作品在創新性方面得到了明顯提升。當代藝術、裝置藝術等新的創作表達與創作形態被大膽吸納進全軍美展當中,這些面目一新的創作吸引了當時很多國外記者的報道,他們評價:中國軍隊不保守,軍隊的藝術創作樣式豐富多彩。

          “我們這個時代的畫家不能再重復自己了”

          記者:上世紀80年代末期您考上原中國人民解放軍信息工程大學之后,卻“棄理從藝”,重新考入解放軍藝術學院美術系并最終踏上了專業美術創作的道路。當時的動因和目標是什么?

          李翔:“一定要學自己喜歡的專業?!边@是從很早起我心中就有的一種信念,繪畫的興趣從小就有,當兵后又得到充分發掘培養。在部隊畫黑板報的經歷鼓勵了我對美術的追求。上世紀80年代是一個所有人都如饑似渴地學習文化知識的年代,整個社會對知識有著強烈的渴求,所以畢業我被分到北京大興的一個單位后,不滿足于現狀,就和身邊幾位愛畫畫的同事周末在西單報班學習美術。那時大家都專注于談論專業,文化思想特別活躍,感到生活充滿了各種可能。在那種氛圍下,我每周末4點鐘起床坐車趕去城里上課,一直堅持了兩三年,后來終于考上了軍藝美術系,從此開始了專業美術學習。

          在軍藝以及后來在中央美院的學習我都非??炭?。剛考入軍藝時我的基本功很差,在班上排倒數幾名,4年后卻以全國速寫一等獎的成績畢業,其中“愛好”就是我最大的學習動力。在軍藝,別人放假完成作業帶一個速寫本回來,我則會帶回滿滿一挎包速寫,晚上睡覺前也要“背”一張賀友直的連環畫或是周思聰的水墨畫,看第二天早晨起來能不能默寫出來?!澳堋?,就是真的理解了。那時候的我就有一種信念,要先打好基礎將來才能實現藝術的創新。作為藝術家,沒有創新就等于沒有自己的“名字”。所以后來2000年我在中央美院學習期間,在寫生課上就第一次實現了自己的一個大膽“突破”。我用畫人物的方法去畫山水,用色彩去畫“水墨”,當時就得到了老師和同學們的贊揚,從那以后我越畫越癡迷,在藝術創新上不斷向前邁出自己的腳步,逐漸形成了后來我在中國人物畫、山水畫方面既相區別又相呼應的創作風格。

          記者:新世紀以來,您的創作以中國山水畫居多,這些作品在繼承中國畫傳統精神并吸納西方色彩、造型藝術優長的同時,提供了中國畫創作新的智慧,在您看來,中西結合、古今結合的創作觀還有哪些深層意涵?您對當代筆墨精神的理解又是怎樣的?

          李翔:近年來我專注于“心象”創作,創作了大量“心象山水畫”。在我看來,“心象”是中國傳統文化很重要、并且很偉大的一個觀點。與西方藝術緊密地和科學結合在一起不同,中國的藝術緊密地和哲學結合在一起,是寫“心”的藝術,所以表現“心象”還是 “實象”在我看來才是中西方美術根本的差異。西方在文藝復興以來、照相機發明以后會發出“繪畫已死”的哀嘆,但在中國,繪畫不僅沒有“死”還一直在向前發展,這與中國畫從早期就蘊涵的哲學思想是有關的。所以當今天法國除盧浮宮、奧賽博物館展出純繪畫的作品外,其他展覽繪畫已很少了,很多都是聲光電裝置藝術甚至行為藝術時,我所提倡的中西打通、古今打通,山水、花鳥、人物畫打通,最好版畫、油畫、水彩、水粉、雕塑、當代藝術、裝置聲光電藝術全打通的創作觀就更有時代意義了。只有“全打通”了,藝術家才能做一個“明白”的創作者,才能知道從哪里突破才是真正的“突破”,才能真正實現將各種不同藝術理念在頭腦中“化合”出新,使一種新的創作“語言”成為自己獨特的藝術符號。

          在這一點上,我們當代的中國畫家具備過去傳統的中國畫家所不具備的許多優勢。比如寫實的能力、造型的能力,比如對不同色彩體系的認知與應用等。只有“全打通”,我們才能清晰定位自己在當代美術和美術史中所處的方位。也唯有如此,我們才能更真切地理解當代中國筆墨精神的內涵。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美術。對于我們這個時代的畫家來說,必須比前人有所超越才行。因為有著種種優勢,所以我們這個時代的畫家不能再重復過去了。與前人相比,我們也許在文化修養、書法功夫、詩詞歌賦、甚至境界修養上都難以實現超越,但從某些技法上實現突破還是完全有可能的。因為一個時代要有一個時代的符號和特征,這是我們這個時代的畫家要考慮的創作追求。

          “畫中華民族的脊梁,這是更深層次的刻畫”

          記者:近年來,在黨中央的大力倡導下,美育工作得到了全社會的高度重視與支持,回顧您的藝術學習和美術創作之路及您從事的美術教育工作,您認為什么樣的美術教育應當大力推進?

          李翔:作為全國政協委員,近年來我曾多次提議減輕青少年學習負擔。青少年的發育有快有慢,過早地分類、“分流”有悖人體的生長規律,也不利于中國創新型社會的發展和創新型國家的建設,特別是對藝術教育而言更是如此。所謂教育,在弱的地方下力改變才更突顯其作用,所以當下對原創力的保護和培養我認為是未來包括美育在內的中國學校教育首先要大力加強的地方。畢竟,創新性能力、創新性思維關乎民族命運,更需要從小培養,我們要像愛護眼睛一樣愛護孩子們具有創新思維的大腦的生長形成。對于軍隊美術創作人才隊伍來說,我認為在美術專業教育方面還要強調對基本功的訓練,努力把青年首先培養成有一流手頭功夫的畫家?,F在我們的軍隊青年美術創作隊伍中出現了很多大學生學員,他們有著跟傳統畫家不一樣的、跟時代更加接軌的知識構成,經過軍校4年的培養,以及未來立足長遠的、持久的與實踐相結合的美術專業教育,他們中間可能會脫穎而出一批優秀的新時代美術人才。另一方面,對于廣大部隊官兵而言,美術服務部隊、做好部隊美育工作還可以再多一些舉措。比如全軍美展可以在基層部隊也多進行巡展,利用軍隊的平臺,發揮好美術作品在部隊美育方面的作用,比如用畫“說”軍史,用畫“說”黨史等等。使紅色傳統的教育、紅色基因的傳承等也可以通過這種潛移默化的陶冶自然而然地完成。

          記者:多年來您推動軍事題材美術的對外文化交流,都產生了哪些積極影響?

          李翔:在這些年的對外美術交流中,影響比較大、我印象也比較深的是2017年受俄羅斯列賓美術學院邀請,由解放軍藝術學院等共同主辦,在俄羅斯圣彼得堡馬涅什中央展覽大廳舉辦的“華夏文明之光——中國藝術展”。這次展覽我們受邀出訪,帶去了近年來全軍最好的美術創作,在冰天雪地的圣彼得堡刮起了一股“解放軍美術的旋風”,光展覽門票就賣出了3萬張,俄羅斯副總理和圣彼得堡市市長前來參觀并參加了開幕式,展覽由列賓美術學院院長親自策展,在俄羅斯也是規格很高的展覽。這次展覽展出的作品,無論是選題立意、藝術樣式、畫面構圖還是整個作品傳達的視覺效果等,都給人耳目一新的感受。這些作品顯示出我們當代的軍事題材美術、藝術創作已處于全世界的前列,我們中國人的聰明智慧不亞于任何一個國家和民族。很多前來觀展的當地軍人表示,沒想到中國軍隊中也有這么多優秀藝術家,中國軍隊繼承了軍事題材的創作傳統并大力向前發展,取得了新的成就,這給當地藝術家及藝術政策的制定者們也帶去了極大震撼與啟迪。

          這次展覽選入了我的兩幅美術作品,其中《南沙天浴》是根據我在南沙小島礁下基層寫生時的真實所見而創作的。以前在這些自然條件惡劣的小島上,因為缺少淡水,駐守的士兵們平時不敢洗澡,只有下雨天才能利用雨水洗澡,作品用士兵們的樂觀表現了一種陽剛之美與不畏艱苦、為國守島的中國當代軍人的精神之美。另一幅作品《南?!つ虾!芬彩俏以谀仙硨懮蟮膭撟?,我用一個戰士的頭像表現了人民軍隊守衛南海的決心,我們有這樣剛毅勇敢、刻苦訓練的戰士,還有什么可懼怕的呢?這幅作品被印上了這次展覽的門票,表現了不同國家的人民心中懷有的同樣一種英雄情懷、家國情懷。這次展覽以及其他許多次對外交流的美術展覽、活動等,既讓他國人民通過中國軍隊的美術創作、美術形象的塑造,了解了當代中國發生的巨大改變與當代中國人的精神風貌,同時也讓我們的畫家、藝術家打開了眼界。對于我而言,因為出國多了,才更深刻地體會到了哪些是“中國的”,哪些是屬于我們這個時代的,所以我得把它們記錄下來,只有記錄下來,再過100年、200年,那時的人們才會知道我們今天的中國人是怎樣的,是怎么生活的。這是照片無法做到的事情,因為藝術刻畫的是精神,它留存的時間會很長很長。我們今天的畫家應該要時常問問自己,我們做的事情是有利于社會進步、有益于人民的嗎?我們畫家要畫中華民族的脊梁,畫我們的農民、我們的工人、戰士、我們的將軍、科學家,這是更深層次的刻畫。就像習近平總書記說的“人民是江山,江山就是人民”,這句話說得太好了,這是新時代闡釋共產黨初心最好的語言,畫家只有在最基層、在貼得老百姓最近的時候,才能聽得到繼而畫得出百姓的心聲。

          記者:您認為未來創作好軍事題材美術的關鍵是什么?在持續推進部隊美術創作方面您有何建議?未來您的個人藝術創作目標與方向是什么?

          李翔:經過這些年的大力發展,現在我們中國軍隊畫家的造型能力、色彩能力、構圖能力可以說已不弱于任何一個西方國家。這些年通過全軍美術創作組織、展覽等工作,通過公平公正公開的評審原則和機制保障,比如盡量增加評委數量,分組評審減少拉票現象等,還有增強美術展覽的專業策展水平,增強對具有獨特性、創意性的美術作品的重視等,一大批優秀的軍事題材美術作品被發掘出來,一大批優秀作者通過參加全軍美展等重要美術展覽及創作項目被發現并得到了進一步鍛煉培養。

          對于軍隊的青年美術家來說,創作好軍事題材美術作品,我認為體驗生活依然很重要。新角度、新視野、新手法也很重要。青年創作者除了多畫,還要堅持多看、多聽、多想。藝術作品或藝術家都沒有完美無缺點的,青年人要學會一分為二地看待問題,實事求是地對待作者和作品,取長補短,這個也特別重要,這有利于我們以后的畫家從中吸取許多有益之處,避免走入歧途或陷阱,這是從主觀上來說。從宏觀的組織工作上來說,部隊美術事業仍然需要更多專家來共同切實推進各項工作。從國家層面的創作引導來看,比如國家藝術基金等未來是否可以在軍事題材創作領域多增加一些投入傾斜,設立一些重點的創作項目,集中力量辦大事,鼓勵、幫助軍內外藝術家創作出這個時代的標桿性軍事題材作品乃至劃時代的經典之作。

          至于未來,能夠更好地體現我的藝術追求和創作理念的有可能還是山水畫,相較于人物畫的可比性,山水畫的獨特性更強,它的價值可能在將來會慢慢呈現出來。山水畫的寫生如養生,在山水當中寫生,把心里的山水心象,加入了思想和觀念再表達出來,就會成為一種真正獨特的表達,這也是我畢生追求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