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c4cry"></tbody>

    <rp id="c4cry"><object id="c4cry"></object></rp>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曾曉文《夢斷得克薩斯》:移民代言與人文關懷
          來源:文藝報 | 金進  2021年08月20日08:57

          《夢斷得克薩斯》于2006年出版,書寫了女主人公舒嘉雯與男友夏晨瑞在美國打拼人生的故事。舒嘉雯、夏晨瑞和朋友阿杰一起合資在得克薩斯州維卡市開了一家亞洲風味的名為“華美”的大型自助餐館。包括市長查爾斯、商業協會會長艾麗絲,還有當地報紙、電視臺新聞部的記者近200人參加開幕典禮。一開場,曾曉文將自己新移民的心聲講了出來:“對于一個移民,生活的意義似乎可以用兩個詞來概括:勞動和幸存。我們‘華美’的這些中國人從東半球來到西半球,每個人都渴望實現自己的美國夢。我們落腳在維卡,不僅因為這里有商業機會,還因為這里的人們豪爽友好。我希望我們不只開創事業,同時也種植友情?!笨上碾y很快降臨,因為競爭對手的舉報,她和幾個朋友都被捕了。小說的主線就是講述舒嘉雯被美國警方以“非法居留”“窩藏非法移民”兩項罪名收入監獄,并講述了她在美國監獄中一直努力并最終艱難出獄的98天的監禁生活。

          舒嘉雯的父親舒墨揚在“文革”中受迫害,舒嘉雯自小被寄養在農村的養父養母家中。小說中外婆對她感到擔心,認為“這孩子,在這么動蕩的年月出生,又偏偏挑七月初七這天,看面相浪漫羸弱,太重情,淚又多,恐怕是生活多折磨,但愿不要紅顏薄命”。一語成讖,舒嘉雯雖然干事業的能力強大,但每每為情所困,始終不能集中精力做好事業。小說開頭在舒嘉雯入獄之后,開始分開兩條敘事線索,一條是講述舒嘉雯的陪讀歲月、和韓宇的情感故事;一條是舒嘉雯如何通過攻讀碩士學位,以知識改變命運,同時又以自己的堅韌呵護自己與夏晨瑞之間愛情的故事。

          首先我們看看陪讀歲月。舒嘉雯8年前以學生家屬身份,放棄了國內的工作,隨丈夫韓宇來美國做陪讀夫人,她是海津大學中文系研究生,在一家電腦公司上班,在國內是優秀的知識分子,但因為自己的第一外語是俄語,所以在美國得重新學習英文。同時,性格獨立的她考下駕照,方便自己在紐約雪色佳和周圍小城的中餐館打工賺錢。但自私的丈夫韓宇一方面對辛苦賺錢的嘉雯愛理不理,經常對她抱怨他的功課如何緊張,并以此為理由拒絕送她上學、送她打工、教她英語,另外一方面又出軌荔曼,嘉雯這才意識到她在生活中的角色早已變了。當她步入婚姻,每日扎起圍裙烹煮一日三餐之后,她就不再是那個高傲而清麗的中文系才女了,韓宇的心已經慢慢遠離她了。

          小說另外一條線索是講舒嘉雯自我奮斗,她靠著自己打工所得,湊齊學費,攻讀雪色佳大學信息科學學院的碩士學位,一年多的時間就拿到了信息管理學位,自力更生,最后技術移民到加拿大,重新開始人生。嘉雯是在金陽中餐館認識阿瑞的,之后兩人共同創業,先是一起合資開了“晨瑞送貨公司”“華美食品店”,阿瑞生意失敗后選擇逃走。嘉雯鼓起勇氣,去了馬薩諸塞州工作,后來兩人在得克薩斯巧遇、復合,又一起開辦“華美”自助餐館。最后,小說中暗示是另外一家“港城餐館”老板告密,導致嘉雯幾人被抓。

          尋找跨族裔對話的可能

          《夢斷得克薩斯》以第一人稱全知視角,以少數族裔華人為敘事焦點。生命不是一次旅行,而是一場漫游,書寫他國故事,為華人移民代言,是曾曉文新移民書寫的早期追求,她將筆觸聚焦于新移民渴望獲得平等、尊重,在新的社會環境中扎下根基的情結,對小人物之悲歡離合飽含同情,力圖為無聲者告白。小說開頭,“華美”來了“一個30歲左右的黑頭發、棕眼睛的西班牙裔男人”,一路陰沉,不說話。后來才知道是提前來踩點的警察,而且這位移民局特工邁倫,先是用五輛警車攔截阿祥、李威的車,同時逮捕夏晨瑞、大廚老關和兩個墨西哥裔打工仔,引舒嘉雯去見面,目的是以檢查駕照為借口,搜查身份證實施逮捕計劃。在小說最后的部分,出獄之后的舒嘉雯跟邁倫在加油站偶遇,兩人的對話中,舒嘉雯讓邁倫意識到自己對中國新移民的過分言行。除了邁倫,維卡監獄的獄警薩莉也是一個心如蛇蝎的女子,她假意同情佳雯,讓佳雯以為她會幫助自己。沒想到,薩莉假意讓佳雯去單人病房,一進單人病房,就“語氣變得冷酷凌厲”,讓佳雯穿上白紙做的短袖睡衣和紙短褲,“當薩莉在她背后重重地關上了鐵門,她就被徹底鎖進了人間地獄。她幾乎赤身裸體地被拋在了這間像餐館的冷庫一樣寒冷刺骨的牢房里,顫抖著,被羞恥感折磨著”,如同被貓耍。與邁倫、薩莉這種種族歧視主義者的交鋒中,舒嘉雯認識到在美國“如果你不懂得游戲規則,就不要輕易游戲”,特別是小說中,在沒有律師的情況下,因為“窩藏和運送非法移民”的罪行,嘉雯和阿瑞最高可能被判15年有期徒刑。通過這些描寫,曾曉文將美國種族主義者的丑惡嘴臉暴露無遺。也正是在磨練中,她認識到必須尋找法律外援,以極高的律師費請到麥克·本奇,她相信自己的直覺,要清清白白地走進監獄,清清白白地離開。

          小說中舒嘉雯曾經在上完英語課后,去“旋石賭場”賭博,她結識了老查理,老查理認真地告誡嘉雯不要沉湎于賭場。直到一周后老查理去世,舒嘉雯從這位老人身上意識到賭徒最后的解脫只有死亡這條路,她放棄了賭博的不良嗜好。還有在嘉雯開車從紐約一路穿過美國幾大州的一個短暫停留的加油站,巧遇的陌生男人那兩句“我不開心的時候就吃零食”,“可是我寧可讓生活變得簡單一點,也不愿意讓它變得太復雜、太緊張”,讓嘉雯在陌生的地方體會到了人與人之間的溫暖。還有太陽城監獄4A牢房里善良的獄友們,開朗的芭芭拉、多愁善感的阿瑪爾、性感的蘇珊、外向的阿琳娜和有國不能回的越南女人象貢等。嘉雯教他們寫漢字,成為小說中為數不多的溫情時刻。還有英語啟蒙老師和朋友露絲,同是中國新移民的惠薇、祺杰、瑩妹、孟純、宗少華等等,這些人的善良是在全球化時代,在人道主義的情懷下,人與人之間真誠以對的一面。

          小說的后半部分,嘉雯和律師麥克實際上是在一起抨擊美國的種族主義者。嘉雯自辯說:“我只是想說,我可以理解在得州‘外國人’這個詞很容易讓人和犯罪兩個字聯系起來,其實我們外國人和美國人一樣,同樣看重誠實和辛勤的勞動。我們并沒有從這里奪取什么,我們只是做一點生意,謀生糊口,為自己創造工作機會?!丙溈宿q護說:“根據美國法律,如果有美國公民愿意為她擔保,做她的監督人,她就有權獲得保釋。我平生從來沒有替我的當事人做過擔保人,但是今天我破例了。我請求法官允許我做舒女士的擔保人。如果她在保釋在外期間出任何差錯,我會承擔法律責任。她今年36歲,我60歲,我看待她就像看待我的女兒一樣。她是一個有夢想、有教養、勤奮自立的人。我們美國是一個移民國家,我們難道不應該保護每一個外國人的夢想嗎?請法官再給她一次機會,也許她還會有光明的前途?!币舱且驗檫@種執著的信念、意志的力量,律師麥克為嘉雯成功地脫罪。

          “監獄不是墳墓,它不會埋葬我的理想和驕傲;它只是煉獄,會使我在焚燒之后重生。在美國這8年來,我經歷過很多:文化休克、語言障礙、學業挑戰、離婚、失業、生意失敗,我都走過來了。我慶幸我依然堅持自己的選擇,恪守自己的做人原則?!笔婕析┱窃谶@種誠實的勞動和美好的情感中汲取力量,一次次地渡過難關,改變著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