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c4cry"></tbody>

    <rp id="c4cry"><object id="c4cry"></object></rp>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全球全民閱讀典范城市:為什么是深圳?
          來源:深圳特區報 | 王京生 樊希安 尹昌龍  2021年08月20日11:54
          關鍵詞:深圳 全民閱讀

          深圳經濟特區四十年,不僅創造了舉世矚目的經濟奇跡,還實現了文化的崛起。2008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授予“設計之都”,2009年被世界知識城市峰會授予“杰出的發展中的知識城市”,2013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授予“全球全民閱讀典范城市”,連續四次獲評“全國文化體制改革先進地區”,連續六次榮獲“全國文明城市”稱號。

          “文化深圳,從閱讀開始”。深圳倡導全民閱讀,不斷地推動讀書浪潮。每年的深圳讀書月就像錢塘江潮似的,讓整個城市書香彌漫。讀書是長久之計,深圳大量建設圖書館、書城、書吧等,為市民提供閱讀陣地。目前全市有近千家圖書館,其密度之高居全國前列。

          深圳人對讀書的熱愛感動了時任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干事博科娃,當年她訪問深圳,兩度參觀中心書城后說:“我走過很多地方,去過很多城市,沒有一個城市一個地方像深圳那樣,那么多家庭,那么多孩子聚集在書城盡享讀書之樂,這快樂溫馨的場面,我永遠都會記得?!?/p>

          2013年10月21日,博科娃女士在北京出席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創意城市北京峰會和首屆國際學習型城市大會時,親自為深圳頒發“全球全民閱讀典范城市”榮譽稱號。博科娃女士說:“深圳是全球唯一獲得這個榮譽的城市,從中可以看到中國人對于全民閱讀的重視和熱愛。這個榮譽代表了中國人民熱愛讀書的形象?!?/p>

          “全球唯一”的榮譽獨屬于深圳,為什么?全球全民閱讀典范城市,為什么是深圳?這是一個需要認真思考并予以解答的課題。

          深圳存在旺盛的閱讀需求

          自經濟特區建立以來,深圳這座開放包容、生氣蓬勃的年輕城市,吸引了數以千萬計與她一樣懷揣夢想、蓄勢待發的年輕移民,“來了就是深圳人”觀念深入人心?!皺C會”、“年輕”、“包容”是特區城市的顯著特征和突出魅力。在深圳,個人的逐夢和城市的發展不謀而合、相輔相成,只有不甘于現狀、想要改變生活的人,才會選擇深圳。作為“改革開放試驗田”和“科技創新高產田”,深圳最需要的正是積極進取、大膽創新、勇于探索的“深圳人”。深圳的發展機遇催生旺盛的求知欲望和文化自覺,而汲取知識最基本、最直接的方式便是閱讀。

          為滿足市民旺盛的閱讀需求,深圳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勒緊褲帶”興建的八大文化設施中,就有深圳圖書館。1996年,深圳建成全國第一座以“書城”命名的新華書店——深圳書城。開業當天,第七屆全國書市也在書城盛大開幕。這個曾在其他城市被冷落、被視作“虧本買賣”的全國書市,在深圳受到了空前的歡迎,書城以東至寶安路、以西至紅嶺路的深南路兩邊、人行天橋上,擠滿了黑壓壓的人群。為控制購書者數量,書城開業當天實行了售票制,然而,由于票少人多、供不應求,5元的入場券被炒到了80元。據統計,書城開業當天,前來參觀購書的市民多達10萬人,為期10天的書市,銷售額高達2177萬元,一舉創造了銷售量最多、訂貨總額最大等7項全國紀錄,成為歷屆書市之最。2006年,深圳建成全國第一家24小時書吧,每個白天黑夜,這里永遠不乏市民伏案讀書和學習的身影。

          直至目前,深圳人均購書量已經連續31年位居全國第一。2021年,深圳創新打造“全國新書首發中心”,以良好的閱讀基礎吸引全國最重磅、最優質的新書好書匯聚于此,一經推出便受到社會各界高度關注,短短一個月內相關新聞內容便突破1億人次閱讀量,推動首發圖書全網熱銷,被出版機構盛贊為“圖書爆品孵化器”。每一場新書首發活動,都像一場全民閱讀的狂歡,為深圳濃厚的讀書氛圍添薪加火,不僅滿足了市民讀者日益高漲的文化需求,而且掀起了貫穿全年的讀書熱潮。

          如今的深圳,深圳圖書館只要開館,每天早晨都有市民在排長隊準備進館學習。24小時書吧的燈自開業之日起,就從未熄滅過,至今已有15萬多個小時,“哪怕這座城市陷入一片黑暗,這里的燈也會亮著”。一座商潮涌動的城市處處彌漫著書香,深圳對知識的尊重、對文化的崇尚,充分體現在市民的閱讀活動和文化自覺中。深圳讀書月曾提出年度主題“閱讀筑夢,閱讀圓夢”。在深圳,無數青年人通過閱讀找到自己的方向和位置,踏上了成功的階梯;無數成功人士在閱讀之中實現了人生的價值,圓了自己的夢想。

          全民學習產生巨大創新動力

          改革開放的本質是一場偉大的學習運動。作為中國改革開放、走向現代化乃至全球化的橋頭堡,深圳早已將全民學習、終身學習、持續創新的進取精神融入城市建設的血脈和基因,塑造出獨特的城市文明品格和品質。從深圳加工到深圳制造、再到深圳創造,從改革開放試驗田到科技創新高產田,深圳在這場“學習運動”中經歷的每一個階段都是機遇和挑戰并存,在持續學習、不斷創新、勇于探索的過程中實現一次又一次騰飛和超越。

          在過去四十年間,深圳動員全民的熱情和力量,將學習成果轉化為文化、科技、物質資本,獲得了城市建設的卓越成就。從經濟成就看,直至2019年,深圳生產總值超過2.69萬億元,是四十年前1.96億元的一萬三千倍。2020年,面對復雜多變的外部環境和新冠疫情的沖擊,深圳GDP總量2.77萬億元,同比增長3%,充分體現深圳經濟的韌性、市場的活力和發展的高質量。從發明創新看,2020年,深圳市國內專利授權量22.24萬件,居全國首位,同比增長33.49%;PCT國際專利申請量2.02萬件,連續17年居全國首位;平均每萬人口發明專利擁有量達119.1件,為全國平均水平的8倍。深圳特區建設的成就,不僅標志著中國改革開放的偉大勝利,還說明了學習與創新是城市保持、提升競爭力的根本。深圳城市發展的實質,在一定程度上說,正是以改革開放為目的、以學習型城市建設為方法,并在持之以恒的探索、實踐中成就“經濟深圳”到“科技深圳”、再到“文化深圳”的轉型與跨越。

          如果說學習是城市可持續發展與創新的基礎和根本,那么閱讀正是建設學習型城市的基礎之基礎、根本之根本。幾十年來,深圳將全民閱讀作為學習型城市建設最關鍵、最重要的環節來推廣、落實。據研究顯示,2020年,深圳居民的閱讀率、閱讀量、閱讀時長、數字化閱讀等指標數據均高于全國平均水平。深圳居民平均閱讀紙質圖書8.86本,高于全國人均紙質圖書閱讀量4.65本;深圳居民平均閱讀電子圖書12.13本,遠高于全國人均電子書閱讀量2.84本。通過全民閱讀推廣,深圳市民的文化水平、創新能力得到全面提升,城市閱讀與學習的成效直接作用于城市建設,充分體現在深圳特區四十年來的飛速發展之上。

          閱讀推動城市發展,是城市乃至國家創新力、競爭力的關鍵來源。從全球范圍來看,閱讀指數和創新指數成正比,競爭力強勁的城市/國家往往是愛讀書的城市/國家。比如,在倫敦,利用公交出行時間閱讀已是城市居民的日常習慣;倫敦書展作為國際四大書展之一,已有30多年歷史;倫敦公共圖書館體系發達,全市有383個圖書館,平均每10萬人擁有4.7個。再如,以色列是創新能力強大的國家,也是全世界人均讀書量最高的國家,每年人均讀書64本;日本是善于學習、接納外來文化的國家之一,每年人均讀書40本;德國人以細致、嚴謹、精益求精享譽全球,在德國的公園草坪上、地鐵車廂內,都不難看到其國民安靜讀書的身影。閱讀指數和創新指數的高度重合,說明讀書是創新的基礎和第一動力。閱讀是掌握知識、應用創新的基礎,更是發現問題、解決問題的重要途徑。

          政府倡導起到積極引領作用

          深圳市委市政府堅持理念先行,通過政策不斷貫徹文化建設理念。1995年,深圳首次提出“建設現代文化名城”的戰略目標,突顯深圳對公共文化事業和公民文化權利的重視。2002年第三屆深圳讀書月提出“建設公民道德 實現文化權利”口號。2003年,深圳在全國率先確立“文化立市”發展戰略,提出把文化產業打造成支柱產業。2004年,深圳提出打造“兩城一都”(圖書館之城、鋼琴之城、設計之都)目標。2007年,深圳率先出臺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實施方案,在全國率先進行理論研究和實踐探索,把公共文化服務體系作為滿足和實現廣大市民和外來建設者基本文化需求和文化權利、落實民生凈福利的出發點和立足點,確保人民群眾享受、參與和創造文化的基本權利。2008年,深圳出臺全國第一個文化產業促進條例,后續發布了10余項文化產業政策……深圳持續推進文化建設,在不斷細化和豐富的過程中為閱讀建設提供了堅實基礎。

          文化深圳,從閱讀開始。閱讀是最基本的文化權利之一。2000年9月21日,深圳市委市政府正式明確每年11月為“深圳讀書月”,屬于全國首創。同年11月1日,首屆深圳讀書月啟動,自此開始全民閱讀推廣的長期探索與實踐。讀書月在深圳經濟特區的率先誕生,體現了深圳在全民閱讀和學習型城市建設上的“先知先覺”。深圳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全民閱讀工作,把閱讀作為實現市民文化權利的重要途徑,全民閱讀成為城市重要的戰略選擇。

          2010年,深圳市委市政府發布了《關于深入開展全民閱讀活動、加快學習型城市建設的若干意見》,隨后深圳讀書月組委會根據《意見》制定了《深圳讀書月發展規劃(2011-2020)》,為推動全民閱讀尤其是深圳讀書月的全面、深入、可持續發展提供了指導和保障,在全國首次把全民閱讀提升到市委市政府決策規劃范疇并產生廣泛影響。

          深圳致力打造“圖書館之城”,今已建成圖書館“千館之城”。截至2020年底,深圳各類公共圖書館(室)、自助圖書館合計1012個,共同構成覆蓋全市所有街區的公共圖書館網絡體系,實現每1.5萬人口擁有一個圖書館服務點。深圳被譽為“書店之都”,大力推進“一區一書城,一街道一書吧”戰略布局,迄今建成6座面積超過3萬平方米的書城文化綜合體和700余家各類實體書店,每年依托書城書吧開展超過1萬場公益文化活動。深圳書城作為全國最早的大書城品牌,不斷探索迭代升級,從書城大賣場、書城mall,到體驗式書城、文化創意書城,直至智能化書城、美學書城,深圳書城已來到6.0時代,打造出引領全國書業、先行示范的“書城模式”。

          2021元旦跨年夜,中央電視臺舉行的跨年直播活動地址之一選擇了深圳24小時書吧。一座以經濟飛速發展聞名于世的城市,在跨年之夜向世人展現了靜謐的一幕,這是“靜”的力量,也是一種“高貴的單純,靜穆的偉大”。24小時書吧有一條35米長的“最長書桌”,人們在夜晚和燈光中與書相伴度過一年最重要的時光,著名評論員白巖松在直播室里說道:“深圳近乎是全國閱讀推廣最好的城市,可以不加之一?!鄙钲谑冀K把知識作為城市強大的發展動力加以培育,把閱讀作為市民的生活方式加以推廣,推動這座城市快速成長。

          立法保障公民閱讀權利

          2016年,深圳出臺《深圳經濟特區全民閱讀促進條例》,是國內閱讀推廣領域第一部條例形式的城市法規,從戰略高度明確了全民閱讀對城市未來發展的意義?!稐l例》將深圳閱讀活動“深圳讀書月”法定化,并將4月23日世界讀書日確定為深圳未成年人讀書日。

          深圳為閱讀立法,明確和規范了政府在全民閱讀推廣中的作用和行為,為市民閱讀權利的實現提供保障和條件。閱讀權是市民最基本的文化權利,為閱讀立法的目的不在約束讀者,而在約束政府,讀者永遠是自由的。每位市民擁有的閱讀權利是多方面的,包括利用圖書資源和閱讀空間的權利,參與組織閱讀的權利,開展創作和創造的權利,創作和創造的成果受到保護和推廣的權利等。只要市民想要閱讀,政府就必須提供條件、給予保障。

          全民閱讀不僅是政府和某些單位的事,還要讓整個社會都參與進來,形成一個良好的閱讀環境。未來,在閱讀條例的實施中,一方面,政府部門要帶頭遵守法律,更加自覺地利用法律,把閱讀納入各級政府的規劃,以推動和促進深圳的全民閱讀作為重要依歸。另一方面,市民也要更好地行使閱讀權利,充分運用各種立法的條款,比如閱讀基金、未成年人閱讀的保障措施等,參與推動條例實施。此外,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需要更好地發揮監督職能,對閱讀條例的實施情況進行定期檢查,更好地督促條例實施,推動政府部門和各界更好地形成合力,進一步提升深圳全民閱讀水平。

          堅持不懈建設書香城市

          對個人而言,閱讀與學習是需要持之以恒的行為,值得作為高雅的興趣愛好和生活習慣進行培養。從城市、社會、國家的長遠發展來看,全民閱讀推廣、學習型城市和書香社會建設,需要各級政府和社會各界分工合作、持之以恒、循序漸進地推進與落實。生活在深圳的人,有一個屬于自己的“文化狂歡節”?!拔幕駳g節”的提法,來自深圳讀書月組委會特別顧問、北大教授謝冕——“在我走過的城市中,還沒有看到一個城市像深圳這樣,好像每天都過著文化的狂歡節。讀書月的持續舉辦,讓我們看到了一個城市百折不撓的文化攀升?!鄙钲谶B續二十一年舉辦讀書月,被媒體譽為“高貴的堅持”。

          “高貴的堅持”來源于可愛的深圳市民,他們在這座城市尋找發展的機會、探索屬于自己的定位,這種堅持不懈的追問和求索,是城市閱讀源源不斷的動力。深圳讀書月二十一年來累計開展公益閱讀文化活動9000余項,吸引逾1.7億人次市民讀者以各種方式參與?!叭蛉耖喿x典范城市”的國際榮譽屬于熱愛閱讀的全體市民。

          “高貴的堅持”來源于為全民閱讀“死磕到底”的推動者。作為讀書月的總承辦單位,原來的新華書店——現在的深圳出版集團——跳出單純的企業運營套路,以超乎尋常的格局和眼界推動讀書月發展,把深圳全民閱讀推向高潮。深圳報業集團和廣電集團是讀書月始終一貫的宣傳者、推動者,乃至策劃組織者、參與者。市文化局、市教育局、市工青婦等單位以及市委市政府各部門也在各自領域盡心盡力。

          “高貴的堅持”并非一成不變,而是擇善固執、與時俱進。深圳讀書月從最初“政府主辦、專家引導、全民參與、社會聯動”的運作模式出發,調整、演變為如今“政府倡導、專家指導、社會參與、企業運作、媒體支持”的運作機制。這種更為科學高效的運作機制被譽為我國全民閱讀活動的“深圳模式”。讀書月運作模式的調整創新,與文化體制改革、政府職能轉變、推動大型文化活動社會化運作的形勢相適應,充分調動企業、媒體、社會機構、民間組織和廣大市民的積極性、能動性。

          城市需要文化,而文化是共同的事業,既需要政府的大力推動,也離不開民間的廣泛參與。深圳讀書月的連年舉辦,通過全民閱讀推廣把政府的提倡與民間的參與緊密連結起來,形成了政府與民間的極為生動、極有效率的文化互動關系。廣大群眾的讀書熱情得到了最大限度的調動,讀書月實實在在地辦成了老百姓自己的事情。

          中國出版協會常務副理事長鄔書林評價:“深圳是全國全民閱讀活動開展最早、效果最好、影響力最大的代表性城市,書香建設始終走在全國前列”?!罢珜?、專家指導、社會參與、企業運作、媒體支持”,全民閱讀的長盛不衰,離不開深圳推廣全民閱讀的先進模式。閱讀推廣沒有捷徑,“深圳模式”的秘訣無它,靠的正是社會各界持之以恒的用心澆灌、攜手同行。

          全球全民閱讀典范城市,為什么是深圳?首先,深圳是因改革開放而生的移民城市,“閱讀”是千萬移民精神、文化生活的“剛需”,是學習創新、逐夢人生的基本途徑和必要方式。其二,改革開放的本質是一場偉大的學習、創新運動,作為先行示范城市,深圳將推廣全民閱讀視為全民學習創新的基礎之基礎、根本之根本。其三,深圳是全國最先通過市委、市政府的倡導和支持開展全民閱讀的城市,在閱讀領域的先試先行體現了一座城市的戰略選擇。其四,深圳率先提出“實現市民文化權利”,最早以條例形式制定全民閱讀法規,全國首創具有積極的典范意義。其五,深圳讀書月連續二十一年舉辦,探索出全民閱讀活動的“深圳模式”,以一種“死磕到底”的態度踐行“高貴的堅持”。閱讀影響人,人影響城市?!吧钲跇颖尽碧峁┝艘粋€以全民閱讀推動城市發展的典型范例,也使深圳無愧于“全球全民閱讀典范城市”這一榮譽稱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