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c4cry"></tbody>

    <rp id="c4cry"><object id="c4cry"></object></rp>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文學家筆下的歐洲溫泉
          來源:光明日報 | 楊雪梅  2021年08月19日07:27

          19世紀的巴斯古羅馬浴場 資料圖片

          歌德 資料圖片

          亨德爾 資料圖片

          在福州召開的第44屆世界遺產大會上,由奧地利、比利時、捷克、法國、德國、意大利、英國七國聯合跨境申遺的“歐洲溫泉療養勝地”項目如愿以償進入世界遺產名錄。早在2012年這幾個國家就開始緊密合作共同籌備提案,直到2019年1月該項目被列為世界遺產的提名項目。

          跨國聯合申遺并非新事物。在世界遺產名錄上已經有38項跨境遺產項目,其中歐洲就占據了24項,覆蓋了34個國家。顯然,歐洲國家由于有共同的歷史淵源,文化接近,又有廣泛的政治、經濟合作基礎,歷來是跨國申遺的主力。今年的4個跨境申報項目也均由歐洲申報。其中“喀爾巴阡山脈和歐洲其他地區的古代和原始山毛櫸林”項目,遺產點越加越多,直至包括了18個國家,成為世界遺產中最大的跨境遺產項目。

          “歐洲溫泉療養勝地”項目包括了11個著名的溫泉小鎮,分別是:奧地利的巴登,比利時的斯帕,捷克的弗朗齊謝克、卡羅維發利、瑪麗亞溫泉城,法國的維希,德國的巴特埃姆斯、巴登-巴登、巴特基辛根,還有意大利的蒙特卡蒂尼和英國的巴斯。這應該還不是歐洲溫泉聯盟的全部,以后還有補充加入的空間。我們先不去了解有多少城鎮依托天然礦物質水源而蓬勃發展,也不用忙著梳理18世紀初到20世紀30年代蓬勃發展的溫泉療養熱潮與人們精神世界的關聯,單單是歐洲獨特的溫泉文化一直是很多文學家靈感來源這一點,就值得一番鉤沉索隱。

          1.曾經群星閃耀

          德語的baden和英語的bath是一樣的意思,德國的巴登-巴登溫泉小鎮索性就是這個詞的疊加。

          奧地利的巴登依偎在維也納森林的邊緣,從羅馬帝國時代起,就一直是文化名流樂于前往的地方。據說它擁有15座礦泉,每天可提供400萬公升含硫礦泉水,水溫保持在人體的自然溫度為36攝氏度,用這種礦泉水沐浴是治療關節炎、韌帶扭傷、增強血液循環的有效方法。

          赫爾曼·黑塞的《溫泉療養客》在他眾多的作品中與眾不同。這本小小的書,是作者因為痛風、風濕和坐骨神經痛而到奧地利的巴登療養時寫的散文。這位偉大的德國作家、詩人,清癯帥氣,一生曾獲包括諾貝爾文學獎在內的多種文學榮譽,但他的靈魂一直是漂泊的,孤獨的,在叛逆與隱逸的矛盾中尋找自我的救贖?!痘脑恰分心莻€罹患精神疾病與身體疾病的博學多才卻精神錯亂的狂人其實一直在為病入膏肓的現代人尋找“回家”的出口。當然,黑塞并沒有在溫泉小鎮真正“痊愈”,他知道自己的病不知什么時候又會發作,“巴登賜予我的,除了較好的健康之外,還使我學會不太過度關注我的坐骨神經痛,我明白,它是我的一部分,像我剛開始花白的頭發一樣,它也有權存在,意欲簡單地抹掉它或用魔法驅逐它都是不聰明的做法。讓我們好好與它相處,讓我們與它和解而贏取它吧!”

          黑塞的粉絲、另一位著名作家茨威格在《人類群星閃耀時》這本書中,書寫了他所認為的14個決定世界歷史的瞬間,其中包括亨德爾的復活和老年歌德熱戀的悲歌?!逗嗟聽柕膹突睢?,記錄的是這位著名的作曲家于1737年4月13日在倫敦忽然中風,在朋友的勸說下,8月底去德國西部的亞琛試行溫泉治療。醫生們再三勸告,在滾燙的溫泉中不得超過三個小時,否則他的心臟會受不了。但亨德爾卻每次都要待上八九個小時,居然在短短幾周內便恢復了健康,10月底便回到倫敦,并開始了自己創作的黃金時代。不過,這本書中最好看的一章寫的是歌德的晚年戀歌。

          捷克此次入選遺產點的三處溫泉都非常有名,分別是弗朗齊謝克、卡羅維發利、瑪麗亞溫泉城,后兩處因為歌德的故事名揚天下。在19世紀的前20年,歌德幾乎每年都要去波希米亞的卡爾斯巴德旅行和療養??査拱偷戮褪乾F在捷克的卡羅維發利。捷克有句俗語:“如果生病,就把卡羅維發利的泉水當作處方吧?!边@里的溫泉水是可以喝的。而瑪麗亞溫泉城,即德語中的瑪麗恩巴德,在德語文學圈盡人皆知。1823年2月,日漸衰老的歌德患了場大病,從死神手里奪回生命后,詩人似乎擁有了返老還童之心。這年6月,他第三次到瑪麗恩巴德療養,忽然愛上了房東家的大女兒烏爾麗克。19歲的妙齡少女經常陪歌德散步,她對待歌德只是像一個女兒對待父親那樣天真無邪,而歌德卻生出不可抑制的情愛,甚至執意請好友代自己去求婚……其間,歌德在那里度過了自己的74歲生日,但他收到的只是包括烏爾麗克在內的房東三個女兒的共同禮物,還有語言含糊的推辭。9月,歌德離開時,烏爾麗克和他禮貌地告別……滿心傷感的歌德知道自己再也不會來這里度假了,在回程中,他一氣呵成寫下了晚年最著名的《瑪麗恩巴德悲歌》,讓自己的痛苦變成了不朽的詩:“我已經失去一切,也失去了我自己,/不久前我還是眾神的寵兒……他們逼我去吻她的令人羨慕的嘴唇,/然后又將我拉開——把我拋進深淵……”寫完這首詩,歌德也永遠告別了陪伴自己一生的愛的激情,進入勤奮平和的暮年,最終完成了巨著《浮士德》的寫作,實現了人生最后的升華。

          其實在瑪麗恩巴德,還曾留下肖邦、瓦格納、易卜生、卡夫卡等人的身影。肖邦更是這里的寵兒,這里有肖邦的故居和以肖邦命名的音樂節。但“瑪麗恩巴德”的確因為歌德那首激情澎湃的短詩而永遠留在了文學史中。

          2.滋養文學的溫泉

          德國稱得上是“溫泉之國”,此次的三處遺產點巴特埃姆斯、巴登-巴登、巴特基辛根都很有名氣。巴特埃姆斯小鎮在19世紀后半期一度成為德皇的夏宮,并且兩次躲過了世界大戰的炮火。巴特基辛根位于德國的巴伐利亞州,16世紀逐漸發展成為一個溫泉療養城,現在的城市設施基本是圍繞溫泉療養勝地而展開的。如今那里最著名的還有它的夏季音樂節。巴登-巴登是拿破侖三世鐘愛的城市,據說接待過俾斯麥、維多利亞女王、俄國沙皇亞歷山大。小鎮的歌劇院、音樂廳、博物館在歐洲都赫赫有名,除此之外,那里還有歐洲最大的賭城。只不過巴登-巴登的賭場有一個更好的名字——“休閑宮”。那里充滿了巴洛克式的建筑、無處不在的壁畫和雕塑,奢華之至。

          俄國作家也喜歡德國的溫泉,巴特埃姆斯、巴登-巴登都與偉大的現實主義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聯系在一起。他曾在巴登-巴登度蜜月,1867年他在這里療養時狂賭,其傳世名作《賭徒》的靈感也源于此地。陀思妥耶夫斯基寫《賭徒》時其實也正在經歷一場賭博。為了還清自己的賭債,他和一家出版商簽訂合約,必須在規定時間內完成一部新小說。為了履行合約,他要在四個月內寫完兩部小說,一部早晨寫,另一部晚上寫,這就是《罪與罰》與《賭徒》。為此,他不得不請了速記員安娜來協助他寫《賭徒》。1866年10月29日,陀氏口述了《賭徒》的最后幾行字,在26天中完成了這部小說。比他小25歲的安娜·斯尼特金娜,最終成為他的妻子,陪伴他到生命的最后。這段愛情還被拍成一部電影《陀思妥耶夫斯基一生中的26天》。晚年的陀思妥耶夫斯基,身體狀況很差,還是經常到巴特埃姆斯療養治病。

          比利時的斯帕,就是我們今天所說的spa的出處,是風靡全球的水療地。阿加莎·克里斯蒂讓自己所著系列偵探小說中的那個比利時人“赫爾克里·波洛”出生在斯帕,才有了《尼羅河上的慘案》和《東方快車謀殺案》中的著名形象。意大利的蒙特卡蒂尼,以富含硫磺和蘇打的礦物質溫泉出名,據說對于緩解腸道疾病、排除腎功能障礙和消除結石療效顯著。城市有許多保存完好的中世紀堡壘,當年里爾克是那里的???,現在那里則經常舉辦有中國電影人參加的電影節。

          英國的巴斯早在1987年就入選了世界遺產名錄。巴斯,無論是在真實生活還是在文學作品里,都是簡·奧斯汀文學地圖的組成部分。她并沒有出生在巴斯,但她的諸多親戚在那里生活,在1801至1809年她與家人一同遷居巴斯之前,她已經多次到訪那個小城。簡·奧斯汀的讀者大概都知道她不喜歡巴斯。即使在以巴斯為愛情發生背景并取得圓滿結局的小說《勸導》中,她也不忘讓女主角反復強調:“那地方不合她的胃口,可她偏偏得住到巴斯?!奔词乖诎退挂驗榱_馬時代的大浴場遺址被發現而聲名遠揚時,她也沒有太多提及那里的溫泉。她更愛的是那條新月形的路,更愛花費筆墨描寫的是音樂會。多少年后當人們來到巴斯,看到30幢聯排住宅沿著新月形道路浩浩蕩蕩排開的場面,坐在街邊綠得清新脫俗的草坪上,也確實會覺得比溫泉浴場更有詩意。

          巴斯一直是歐洲溫泉聯盟的重要成員,如今再次成為世界遺產。但比古羅馬浴場更加具有世界性的,當然還是簡·奧斯汀,這也許就是文學的力量。

          從文學樣本的角度看,精神和身體遭遇多種疾病的現代人,需要無數次來到溫泉、魔山這樣的療養地,暫時擺脫俗世的煩惱,在一個別樣意義上的、與中國的“世外桃源”相對應的地方療傷。那里有高山有神水、有同病相憐的知己,可以讓人清洗過往的污濁,也可以讓人精神煥發地投入到新的俗世。但沒有人可以徹底痊愈,療養地只是一個中間站,受過傷的人也許會遭遇更多的困境……人類也在不停地重復這樣的過程。

          總之,“歐洲溫泉療養勝地”的跨國申遺成功,實現了多贏,不僅盤活了歷史,而且進一步促進了旅游、康復事業的發展??缇晨鐕摵仙暾堩椖恳彩锹摵蠂炭莆慕M織和世界遺產委員會鼓勵的世界遺產保護、管理方式,它能有效促進對遺產完整性的保護,促進相關國家在遺產價值辨識、遺產保護、管理方面的合作和對話,可謂一舉多得,何樂而不為?

          (作者:楊雪梅,系人民日報社高級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