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c4cry"></tbody>

    <rp id="c4cry"><object id="c4cry"></object></rp>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由“一夫”至“多寶”:數字人文視角下女頻小說的情感位移
          來源:《文藝理論與批評》 | 許婷 肖映萱   2021年08月19日09:22

          摘要:“多寶文”是在網絡文學免費閱讀模式下興起的一類女頻小說?!岸鄬毼摹逼鹪从凇翱偛梦摹?,但新加入了女主角誕下多胞胎的設定,在愛情故事外著重描寫女主角作為母親與孩子的互動。不同于一般文學敘事中的母子關系,“多寶文”強調的是孩子對母親的寵愛。這種想象性的母子關系一方面反映了女頻讀者群體的變化,即大量中年已婚女性經由免費閱讀成為網文讀者;另一方面也反映出當前社會,女性對婚姻關系、愛情神話的普遍失望。

          關鍵詞:免費閱讀;多寶文;數字人文;人物網絡

          群里在討論說現在女頻流行一胎X寶文,把男頻贅婿黨都給踩下去了。其實我覺得兩者結合的話,可以理解贅婿們為什么要那么拼命上進了,不努力都養不起這一胎胎的崽子。#三觀是個什么東西#1

          借由網絡作者李歆這條微博,乘免費閱讀之勢興起的“多寶文”,如一塊突兀飛石,飛入了大眾視野,于本就不甚平靜的網文深潭中,激起了新的水花。

          “多寶文”(又稱“一胎多寶文”),即以多胞胎為賣點的言情小說。小說中,女主角大多意外與男主角發生一夜情,獨自生下多胞胎。數年后,多胞胎成長為多個天才兒童,為女主角排憂解難,并在其與男主角重逢后推動兩人相愛。這類小說語言淺白,情節單一,卻依托免費閱讀平臺吸引了龐大的讀者群——以《一胎六寶,爸比好厲害》(以下簡稱《一》)為例,小說連載僅29萬字時,平臺詳情頁中已顯示“83.6萬人正在閱讀,32550人點評”2。多寶文短時間內井噴式生產,番茄小說“女生”頻道下大量出現以“一胎多寶”命名的小說。不少文學網站直接重點征稿多寶文,如咪咕閱讀發布的征稿通知中就寫道:“男頻主要方向:戰神文,女婿文,醫生文等;女頻主要方向:多寶文,總裁文,馬甲文等?!?

          免費閱讀市場下的類型淘洗,將多寶文“淘”出了水面。這一訊息自然立即傳入網文作者圈?!耙惶ザ鄬殹钡墨C奇設定中隱含著以生育能力衡量女性價值的觀念,并且有意或無意地忽視了生育對女性身體可能造成的傷害,因而毫不意外地迅速引起了一批較精英女作者的反感。以李歆批評多寶文“三觀不正”的微博為起始,多寶文在一片罵聲中進入大眾視野。4有意味的是,在這場一邊倒的罵戰中,多寶文是與在男頻免費閱讀中大熱的“贅婿文”并舉的,男看贅婿,女看多寶,已然成為免費閱讀模式的兩大標簽。將“多寶媽”和“上進贅婿”拼湊成一個家庭,無疑是批評者的戲謔之言,但兩類小說確實存在某種鏡像關系:一方面,多寶文與贅婿文都強調主人公的家庭身份,且多寶文中的母子關系、贅婿文中贅婿與丈母娘的關系,都是同一家庭中長輩與晚輩間的關系;另一方面,兩類作品中的主角都是“攀高枝婚姻”5中社會地位較低的一方。但兩者仍有不同:贅婿文的讀者群體是比較明確的。這類作品大多以上門女婿在岳母家的壓抑生活作為故事起點,并在后文中反復書寫這種壓抑,這被認為是小說對現實生活的夸張再現,吸引了一批“進入婚姻中的”“沉默中年男性”讀者。6相反,多寶文的女主角少有“前史”,一出場便生下多胞胎,并憑此一路順風順水,小說中也很難找到與“現實”有強對應關系的情節?;\罩在“三觀不正”責難下的多寶文受眾也因此顯得面目模糊。那么,到底是誰在看多寶文?

          以中年已婚女性為主的讀者群體

          多寶文之興起無疑是讀者選擇的結果,并且與免費閱讀平臺密切相關。一方面,以番茄小說為代表的免費閱讀平臺為網絡文學引入了大量新血,這些讀者成為新興小說類型的主要受眾。另一方面,與付費網文平臺根據某些標準(如付費率、收藏量等)設立排行榜推薦小說的做法不同,番茄小說選擇“依靠數據分析與算法實踐”,“通過個性化推薦使用戶更愿意點擊、留存和閱讀”,“推薦效率的高低將直接與番茄小說的商業成績掛鉤”7——簡言之,平臺顯示的閱讀推薦完全由讀者的個人偏好決定,以期獲取更大的商業收入。讀者越喜愛某一類小說,該類小說出現在該讀者推薦書單的概率就越大。作品之間沒有絕對的優劣高低,每位用戶都能順應自己的好惡來閱讀,鑒賞力與消費力的差異因此被抹平。故而,展現于此背景下的流行小說類型,能夠直觀反映其對應讀者群體的核心欲望。

          在番茄小說的幫助下,本研究對多寶文讀者開展了大規模的問卷調查。調查于2020年11月進行,通過APP站內信的方式,我們將問卷投放給45天內在番茄小說客戶端閱讀“萌寶”8標簽小說5小時以上的用戶,9發放問卷360萬份,共回收有效問卷24638份。

          總體來看,性別上,女性讀者共22945名(93.13%),為多寶文主要受眾。代際上,18歲以下讀者3953名(16.04%),18—28歲讀者5215名(21.16%),29—50歲讀者12214名(49.55%),50歲以上讀者3266名(13.25%),29歲以上讀者總數接近樣本的2/3。

          從婚戀情況看,已婚讀者共15501名(62.89%)。從教育背景看,17614名(71.5%)讀者學歷都在大?;虮究埔韵?,受教育程度不高。教育背景在不同婚戀群體中的具體分布如圖1。

          16147名(65.42%)讀者月收入低于3000元,收入普遍較低。在18—50歲這一年齡區間內,超過一半的人月收入低于3000元。

          從閱讀習慣看,10436名(42.34%)讀者接觸網絡小說時間在3年以下,大致與免費閱讀的興起時段重合。10有且僅有2386名(9.68%)讀者曾使用過起點中文網、晉江文學城等付費閱讀平臺。有22990名(93.31%)讀者每日閱讀小說超過1小時,16773名(68.05%)讀者選擇在專門的休息時間閱讀小說。

          綜合上述數據,多寶文的讀者大體可以被描述為經由免費閱讀模式進入網文市場的新興讀者群體。他們有穩定的閱讀習慣,但沒有付費閱讀的經驗,是與此前VIP付費閱讀機制下的讀者不同的一群人。

          由于多寶文讀者主要為女性,我們選擇以女頻付費閱讀網站晉江文學城的用戶為付費讀者代表,與這批多寶文讀者進行對比。晉江用戶大多愿意接受網站的付費閱讀模式,年齡結構整體呈現年輕化趨勢,具有良好的教育背景,平均收入水平不高主要是因為無收入的學生群體占比較大。11多寶文讀者則呈現出相對中年化趨勢,受教育程度較低,收入水平不高。

          本次問卷調查中還設置了五道婚戀相關的問題,讀者對不同觀點的認同程度總體情況如圖3所示。多寶文讀者并不恐懼生育,但只有極少部分人認同“多子多?!?;總體對愛情懷有期待,但卻不認為“丈夫比子女更重要也更可靠”;相較于婚姻關系,他們更信賴血緣關系。針對“相較于婚姻關系您更相信血緣關系”這一觀點,見圖4,已婚群體相較于未婚群體,呈現出了更強烈的贊同傾向。

          人物網絡中的角色升降

          目前關于多寶文比較常見的觀點是,多寶文的主要受眾應當是沒有社會生活經驗、生育常識的未成年人,這樣脫離現實的小說很容易錯誤引導年輕女性。12但問卷調查結果卻顯示,多寶文的實際讀者以中年已婚女性為主,那些被認為是“脫離現實”的荒誕設定并不會影響她們對現實生活的判斷,反而作為“中年童話”的入口存在。僅僅圍繞標題、設定展開的討論雖然熱鬧,但卻并未正視這類小說的內容及受眾,反而遮蔽了探討多寶文這一流行文類所包裹的群體心理的某種可能。

          多寶文究竟具有何種特點?

          通過對典型文本《一》的閱讀及對其評論區的觀察,可以作出兩個判斷:第一,多寶文的具體情節與“總裁文”13極為相似;第二,多寶文的讀者評論主要聚焦于女主角、男主角及其孩子。由此,本研究使用數字人文領域較為成熟的社會網絡分析(Social Network Analysis)方法,圍繞小說主要角色,從與不同類型小說對比的角度展開對多寶文的觀察。14

          社會網絡分析是一種常見的研究方法,即以網絡的形式描繪社會互動。網絡包含一系列的節點,代表社會中的行動者,這些節點通過某種關系互相連接,反映某種形式的社會互動。15弗朗克·莫萊蒂(Franco Moretti)在《網絡理論,情節分析》(“Network Theory, Plot Analysis”)一文中將社會網絡運用至對《哈姆雷特》的文本分析,提出了“人物網絡”(Character-network)的概念。人物網絡由節點與線構成,節點即文本中的人物,線則是人物之間的聯系。16基于此,本文將以多寶文中的主要人物為行動者,人物共現作為行動者間的互動,搭建人物網絡。

          搭建人物網絡的第一步是錨定節點,即人物。莫萊蒂處理的是單個文本,人物數量有限,人工即可抽取。但本文面對的是多寶文類目下的多個文本,所以我們需借助計算機對文本進行處理。網絡小說語言淺白,為加深讀者印象,作品中的人物姓名通常會反復出現。借助現有的分詞、詞性標注技術,我們可以直接抽取出小說人物姓名列表,并通過詞頻高低篩選出較為重要的角色。但網文小說中的部分人物姓名難以識別,同時,多寶文中人物的血緣關系使得人物通常擁有多個別名,帶來了共指消解17的難題。因此,本文在計算機抽取人物姓名列表的基礎上,通過人工泛讀,確定主要人物姓名,并合并同一人物的不同稱謂。確定網絡節點后,我們還對各節點在全文中出現的次數加以統計,用以衡量節點在網絡中的地位。

          在莫萊蒂對《哈姆雷特》的分析中,他將人物聯系落實為人物對話,因為對話是戲劇文本中角色最核心的互動模式,但這在網絡小說中并不適用。好在,目前的網絡小說主要通過手機等移動客戶端閱讀,文本形態上大多呈現出單句成段,單段完成一個小敘述的模式。由此,本文將兩個角色在同一段落中的共現計為一次互動。莫萊蒂的人物網絡中,并未對人物互動頻率的高低加以考量,但多寶文的人物網絡需要體現人物間關系的親疏,本文將人物共現次數的多少作為量化關系親疏的指標,完成人物網絡的搭建與賦值。

          以《一》為例,通過計算機文本處理,我們得到了人物共現的二維矩陣(圖5)。橫列人物與縱列人物相交處的數字是他們出現在同一段落中的次數,次數可以為0。將各人物節點出現次數,與人物共現二維矩陣輸入至網絡分析軟件Gephi后,我們得到了便于觀察的、以圖像方式呈現的人物網絡形態圖(圖6)。圖中的圓點代表人物,圓點大小反映了人物在全書中出現次數的多寡;圓點間的線段代表人物互動,線段粗細反映了互動次數的多寡?!兑弧分?,女主角陶寶與男主角司冥寒的出現次數高出莽仔等孩童角色數十倍,為使網絡圖像易于觀察,我們限定了節點圓形直徑的最小值與最大值。這一操作在后文其他文本的處理中也會出現。

          采用上述方式,本文選取番茄小說中帶有“萌寶”標簽、在讀人次最高的十篇小說18作為處理對象,抽取人物網絡進行比較。這十組網絡圖中,出現了三種較典型的網絡形態。第一類以《天降四寶:媽咪太嬌得寵著》(云小酒,番茄小說,2020)為代表,見圖7,女主角云小晚在小說中居于絕對中心,男主角與云小晚的兒子們均勻拱衛在女主角身周,人物節點遠小于女主角;女主角與兒子盛小四的互動頻率高于與男主角盛墨辭的互動頻率。第二類以《六寶聯盟,爸比寵翻天》(筱筱小倔強,番茄小說,2020)為代表,見圖8,女主角寧苒出現頻次高于男主角陸霆淵,二者互動頻率高于女主角與孩子,同時孩子在全文中出現頻率遠低于男主角。第三類以《天才萌寶:爹地,媽咪馬甲又爆了》(滄游佬,番茄小說,2020)為代表,見圖9,女主角左初萌與男主角閔筠寒出現頻次相當,孩子的出現頻次則極低,男女主角間的互動頻率同樣遠高于女主角與孩子。

          基于多寶文與總裁文情節上的相似性,總裁文中帶有“帶球跑”19情節的小說可作為多寶文的參照進行輔助觀察。本文選取了早期總裁文中影響較大的兩本小說《億萬老婆買一送一》(第1卷,安知曉,小說閱讀網,2010,以下簡稱《億》)和《豪門小老婆》(古默,瀟湘書院,2012,以下簡稱《豪》)進行人物網絡分析。需要說明的是,所選兩文中,女主角在“帶球跑”情節里均只生下了一個孩子,為了人物網絡的豐富性,小說中的其他主要配角亦作為人物節點列入,得到結果如圖10、11?!秲|》中出現頻次最高的人物是男主角葉琛,其次是女主角程安雅,兩人在網絡中互動最多;“帶球跑”情節中的兒子程寧遠出現頻次遠低于男女主角,但高于大多數配角?!逗馈分信鹘橇謮舫霈F頻次最高,男主角容凌次之,兒子容佑的節點極小。兩文中最強的互動關系都在男女主角之間。

          總裁文人物網絡與多寶文中的后兩類在形態上極為相似。男女主角都居于文本中心,其他配角圍繞在二者周圍,孩子的地位較低。但多寶文因有了多胞胎的設定,多個孩子的節點相疊加,導致了孩子總體上在網絡中的比重上升。此外,多寶文的三類網絡形態中男主角的占比雖不同,但女主角始終居于中心地位,但總裁文中有時會出現男主角重要性明顯高于女主角的情況,如《億》。綜合來看,總裁文和多寶文情節相似,但在人物網絡上,后起的多寶文中女主角與孩子的地位更高,二者間的親密程度也更高。此外,由人工泛讀可知,上述五篇小說中主要角色的設定也有所不同。多寶文女主角(云小晚、寧苒、左初萌)和總裁文女主角(程安雅、林夢)相比,性格上更為外放,具備職業女性的身份,盡管她們的事業線情節大多經不起推敲??偛梦呐c多寶文中孩子的區別更大,除去數量上的差異,前者更強調孩童的純真,主要作為父母雙方的感情催化劑存在;后者雖同樣擁有“萌”的特點與推動父母感情發展的功能,但在性格和職業上有了更明確的細分——多胞胎的性格各不相同,作為天才兒童大多具有特定的技能(如商業天才、電腦黑客、知名童星、醫學神童),這使得多胞胎與女主角的關系更為緊密,他們成為了女主角“復仇虐渣”故事里的“金手指”20。多胞胎中最小的孩子大多以嬌憨形象出現,與總裁文中的孩子在性格功能上重合度更高。

          多寶文中女主角單核的一類,人物網絡呈現出眾星拱月的特點。這類小說的簡介中往往會出現“團寵”字樣?!皥F寵”,原意為某團體內被其他所有人喜愛的對象,在網文中,“團寵”設定則可以理解為配角組團來寵愛主角。2020年,在多寶文流行于免費閱讀領域的同時,網文付費閱讀板塊同樣出現了一批“團寵”熱文,如《五個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媽》(女王不在家,晉江文學城,2020,以下簡稱《五》)、《女主是被大佬們氪大的》(糖丸丸,晉江文學城,2020,以下簡稱《女》)等。巧合的是,這些小說中負責寵愛主角的配角們大多是主角的家人?!杜分v述的是女主角邊邊被多個“爸爸”寵愛的故事,《五》中女主角顧沅則是被多個“兒子”21寵愛,兩文人物網絡見圖12、13,與單核多寶文的人物網絡形態相似。

          通過多寶文與總裁文、“團寵文”人物網絡的綜合比較,本文認為多寶文脫胎于總裁文,其拓展了“帶球跑”情節的“一胎多寶”設定,為文本引入了多個與女主角具有強互動、在人物網絡中處于重要位置的孩童角色。女主角與孩童間的母子關系,呈現為子對母的寵愛,在家庭團體中實現了多對一的“團寵”?!芭堋钡膭幼鲗⒑⒆优c父親分離,二者在人物網絡中為弱互動關系,他們共同服務于具有母親、妻子身份的女主角。

          閱讀趣味背后的情感位移

          多寶文的流行,是免費閱讀市場對新讀者群體閱讀需求的精準回應。研究多寶文,旨在捕捉與分析這一類型小說背后的讀者群體欲望?;谏衔膶Χ鄬毼淖x者群的調查和文本人物網絡分析,我們終于可以回答這個問題:為什么有人愛看多寶文?

          相較于總裁文,多寶文最大的變化在于更關注和強調女主角與孩子的親子互動。這種變化顯然與新讀者群,即中年已婚女性讀者的加入密切相關。與年輕女性不同,孩子在她們的生活中占據極高的位置。同時,由問卷調查中收入與職業的數據可知,多寶文的受眾大多社會階層不高,而在社會階層較低的家庭中,夫妻的結合往往是出于分工協作的需要,家庭情感的聯系主要存在于母親和孩子的關系中。22基于此,在愛情故事外加入親子故事的多寶文也就應時而生,讀者得以在熟悉的框架中體驗到迥異于現實家庭生活的快樂。

          但多寶文中的親子故事并非只是簡單加入至舊有的愛情敘事,多胞胎的出現實際上對愛情故事的底層邏輯進行了改寫。多寶文故事節奏緊湊,小說通常以第一章迅速交代女主角意外懷孕生下多胞胎的情節,主線故事直接以女主角攜天才多胞胎回歸作為開端。女主角甫一登場便具有母親的身份屬性,這一身份也暗示著故事的結局——作為孩子生父的男主角必定會成為與女主角相愛的法定丈夫。小說中,男主角往往以孩子父親的身份追逐在女主角身后,獲得愛情與尋回孩子被整合為男主角的同一目標。換個角度看,這實際上是將孩子作為女性在親密關系中向男性“邀寵”的籌碼——表面上,女性通過孩子成為了兩性權力結構中的高位者,但內里卻是女性在“母憑子貴”邏輯下對男性的乞求。不可否認,在以總裁文為代表的一類言情小說中,女性其實是通過與高社會地位男性的結合實現自我階級的跨升,多寶文共享這一邏輯。但相較于憑借“清純毫不做作”23的個人魅力獲得總裁青睞的小說,多寶文選擇以孩子作為親密關系建立的地基?!拔磻偕印边@一設定極具現實意味,它拋棄了兩個孤獨靈魂共鳴的愛情神話,轉而依靠最基本的繁衍邏輯——共同撫養后代——將低位女性與高位男性的結合合理化。被視為愛情結晶的孩子在多寶文中轉為愛情的前置條件與幸福結局的真正保障——盡管男主角仍會因女主角的個人魅力“主動”愛上她。

          除更改戀愛緣起外,多胞胎還成為了女主角獲得個人成功的一種“金手指”。前文已經提到,“帶球跑”情節在網文中早已出現,但強調多胞胎的情況并不多見。多寶文中,女主角生育的多胞胎大多具有天才屬性,雖是兒童卻能做到獨當一面,為女主角保駕護航。通過多寶文人物網絡分析,我們注意到,多胞胎集體在小說中隱隱呈現出與男主角分庭抗禮的態勢。多胞胎年紀雖小但卻有強大能力,并常常具備較高的社會地位,身份常常是小總裁、明星、科學家等,女主角作為他們的母親直接共享了所有權益。在這一意義上,多寶文的女主角通過多胞胎實現了另一種“母憑子貴”,這里的“貴”并非是丈夫的看重,而是借由母親身份、血脈聯系,直接從天才多胞胎處獲得的社會地位。同時,女主角憑借著多胞胎帶來的名利,成為了與總裁丈夫勢均力敵的戀人。女主角的依仗從唯一的丈夫,變為了多寶文中的眾多孩子,多個孩子分有多種功能,是人物功能的轉移。

          與此同時,多寶文著力描繪母子互動、孩子關愛母親的溫馨場面,更滿足著已婚中年女性在親子關系中的情感需求。家庭生活中的女性,除去操持家務養育兒女,更要在心理上向丈夫和孩子提供情感支持,這種心理層面的付出往往難以得到等量的情感回饋。人們通常能夠意識到妻子需要丈夫的關愛,卻會忽略母親對孩子的情感需求——在強調“天性母職”的社會里,母親被認為應該為孩子貢獻一切,24一種“完美母親的幻想”長久壓抑著母親并讓她們在道德上羞于承認自己需要孩子的回報。網絡文學有著“堪稱‘全民療傷機制’的釋放撫慰功能”25,女性在兩性關系中情感的巨大空洞一直在通過言情小說中愛情故事的反復書寫加以補足,而已婚女性在親子關系中的情感需求也終于在多寶文中得到了滿足:在遠離現實的幻想世界,那些無需撫育便已成才的孩子們正反過來為自己的母親貢獻一切。

          還需注意的是,多寶文還有超過三分之一的受眾是未婚青年女性?!皥F寵”可以作為了解這一群體心理的切入點。近兩年,女頻小說中出現了大量“團寵”標簽的小說,不同于瑪麗蘇26小說中多個迷人男性對女主角的追求與寵愛,這些小說中的“寵”大多來自主角的血親,如“爸爸”“叔舅”“哥哥”等,多寶文中多胞胎對母親的寵愛同樣可以劃入這一模式。相較于愛情關系,女性讀者越來越傾向于從血緣關系中獲得愛與財富,這或許呼應著“婚姻法司法解釋三”等熱門社會議題,也反映出女性群體對愛情婚姻的普遍失望。這種失望帶來的女頻敘事重心的變化反映在多個面向,2020年主打兄妹親情的《影帝他妹三歲半》(江月年年,晉江文學城,2020)因其爆紅在晉江掀起了一波親情向“三歲半”27寫作潮流,無CP小說28的熱度也在逐年攀升,言情小說內部則出現了一批以《枕邊有你》(三水小草,晉江文學城,2019)為代表的討論現實婚姻問題的作品。當然,愛情仍舊是女頻小說中最重要的表現內容,只是它的重要程度正在不斷下降。

          回看本文開頭所引用的微博,我們便會發現,生下多胞胎的女主角或許并不需要一個拼命上進的贅婿,因為孩子已然成了供養者。占據免費閱讀市場女頻主流的多寶文,以天才多胞胎對母親的寵愛作為小說的新爽點,填補著中年已婚女性讀者在家庭生活中親子維度上的情感空洞,同時也反映出女性讀者整體上對愛情敘事的失望。

          [本文為2019年度教育部重大攻關項目“中國網絡文學創作、閱讀、傳播與資料庫建設研究”(編號:19JZD038)階段性成果]

          參考文獻:

          1 引自李歆lixin于2020年7月16日發布的微博。

          2 丑桔東籬下:《一胎六寶,爸比好厲害》,番茄小說,2020年7月16日。

          3 《咪咕閱讀征收新媒體文!上不封頂!》,咪咕文學2020年8月20日。

          4 參見李歆微博的轉發評論區發言。顧惜之、卻卻大王、煌瑛等作者對多寶文中的生育設定均持批判態度,卻卻大王稱之為“論母豬的繁殖技術”。同日,豆瓣鵝組、龍的天空論壇也出現了“一胎多寶”的相關主題帖,內容均為批判性質。作家蔣勝男則將多寶文視為“遠離現實”的“雷文和小白文”,參見蔣勝男新浪微博2020年8月21日。

          5 和比自己社會地位高的對象結婚的婚姻類型。參見讓·凱勒阿爾、P.-Y.特魯多、E.拉澤加:《家庭微觀社會學》,顧西蘭譯,商務印書館1998年版,第21頁。

          6 楊柳:《贅婿文作者:一支筆,直戳男性爽點》,真實故事計劃微信公眾號2020年11月21日。

          7 項蕾、雷寧:《對話番茄小說:免費閱讀之下的數字邏輯》,媒后臺微信公眾號2020年10月26日。

          8 由于“多寶文”這一說法引起的爭議,番茄小說使用“萌寶”標簽指代“多寶文”,這一標簽下的小說幾乎都包含“一胎多寶”的設定。

          9 根據番茄小說內部數據及免費模式中網絡小說便于速覽的特點,我們認為,如果一名用戶在45天內瀏覽某一類型小說時長超過5個小時,那么該用戶即為此類小說的目標讀者。

          10 免費閱讀的發展以2018年5月米讀小說的出現為起點,至多寶文興起的2020年,不到三年。

          11 晉江文學城用戶具有良好的教育背景,85%為本科及以上學歷,77%為在讀學生。參見宋雪雁、張夢笛:《晉江文學城原創文學網站用戶畫像研究》,《圖書情報工作》2020年第23期。

          12 如李歆微博的評論區中,高贊評論稱“真中老年好歹品味是瓊瑤阿姨和知音雜志,不會喜歡這種對生育常識一無所知瞎扯的鬼東西……恐怕市場是毫無社會和生理常識的小學生吧”。又如“馬上發大財的”在《【吐槽】現在很多總裁文的價值觀導向太糟了》稱“一胎多寶,榮升總裁夫人……幾乎所有總裁文的開始都圍繞著性,性之后就是生育,仿佛女性的價值最大體現就是這兩個”,豆瓣小組2020年11月26日。

          13 言情小說中較為流行的一種類型,這類文中男主角通常是企業、財團的領導人或高管,他們不僅英俊富有,還往往兼具腹黑、冷面、偏執、控制欲強等特點。參見邵燕君主編:《破壁書:網絡文化關鍵詞》,三聯生活書店2018年版,第304—306頁。

          14 本研究主要由北京大學2020至2021學年度秋季學期《人工智能技術與應用》課程的多寶文研究小組完成,小組由筆者許婷、信息科學技術學院研究生張明亮、周昱杉組成。

          15 楊松、弗朗西斯卡·B.凱勒、鄭路:《社會網絡分析:方法與應用》,曹立坤、曾豐又譯,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9年版,第4—5頁。

          16 See Franco Moretti, “Network Theory, Plot Analysis”, in LiteraryLab, Pamphlet 2(May1, 2011).

          17 自然語言處理中的常見問題,即識別文本中指向同一實體的不同表述。

          18 2020年10月30日查詢。

          19 “帶球跑”是網絡小說中常見設定,指的是女主角懷孕后逃離男主角?!皫蚺堋钡慕Y局通常是女主角回到男主角身邊,兩人在孩子的助力下破鏡重圓。

          20 原指電子游戲的作弊程序,在網絡小說中指幫助主角獲得成功的“正常規則之外的特殊規則”。參見邵燕君主編:《破壁書:網絡文化關鍵詞》,第256—257頁。

          21 《五個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媽》一文中,女主角在被冷凍25年后蘇醒。女主角在冷凍前捐出的五個卵子,在她蘇醒時已經長成五個青年才俊。這使得女主角與她的兒子們年齡相仿,女主角與兒子被大眾誤認為是情侶的橋段反復出現。

          22 讓·凱勒阿爾、P.-Y.特魯多、E.拉澤加:《家庭微觀社會學》,第33—34頁。

          23 在總裁文的常見套路中,男主角大多冷酷霸道,身邊圍繞著貪圖名利向他示好的女性,女主角因為清純不做作的特質被男主角注意,并以善良的心收獲男主角的愛。

          24 南茜·喬德羅、蘇珊·康特拉托:《女性主義與精神分析理論》(第一篇第四節),劉巖編著:《母親身份研究讀本》,武漢大學出版社2007年版,第100—101頁。

          25 邵燕君:《從烏托邦到異托邦——網絡文學“爽文學觀”對精英文學觀的“他者化”》,《網絡文學的“新語法”》,海峽文藝出版社2021年版,第20頁?!叭癔焸麢C制”一說是由目前正在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攻讀人類學博士學位的周軼女士首先提出。

          26 小說中萬人迷女主角與多個優秀男性角色互動的情況。參見邵燕君主編:《破壁書:網絡文化關鍵詞》,第287頁。

          27 這類小說通常以幼童為主角,講述主角的成長與親情故事?!队暗鬯萌龤q半》走紅后,晉江文學城首頁出現了大量標題中含有“三歲半”“四歲半”等關鍵詞的小說。

          28 廣義上指不以愛情為主要表現內容的劇情向小說,狹義上指主人公沒有戀愛線的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