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c4cry"></tbody>

    <rp id="c4cry"><object id="c4cry"></object></rp>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那些偷偷讀網文的孩子們長大了
          來源:中國青年作家報 |  只恒文  2021年08月19日09:19
          關鍵詞:網絡文學評論

          “那些偷偷讀網文的孩子,他們長大了?!闭f這話的是北京大學教授邵燕君。7月29日上午,邵燕君來到網絡文學評論高研班,以“網絡文學批評建設”為題授課,并與學員進行研討和交流。

          這個高研班正逢中央宣傳部等五部門聯合印發《關于加強新時代文藝評論工作的指導意見》之際開班,中國作家協會針對網絡文學評論存在的現實問題和學員特點,邀請歐陽友權、周志強、邵燕君、楊阿里等網絡文學研究學者和業內人士,就網絡文學發展史及其理論建構、網絡文學現狀及其發展趨勢、網絡文學創作導向和題材類型等6個突出問題進行了專題研討。

          高研班的31名學員均為從事網絡文學評論和研究的中青年骨干,平均年齡34歲,“一水兒”的博士學歷。作為與互聯網一同成長的網絡“原住民”一代,那些年,在昏暗的網吧,宿舍的被窩,僻靜的樓道偷偷讀網文的孩子,他們長大了,寫出了博士學位論文,在核心期刊以鮮活的網絡體驗,表達對網絡文學的深刻感悟。

          在為期4天的高研班期間,《中國青年作家報》記者對4位學員進行了采訪。從這些青年學者的初心、原點和由衷的愿望中,我們能感受到文學傳統對于新青年寫作者的滋養,更可喜的是發現網絡“原住民”表達和批評的語調與風采:有趣活潑,有表情也有力量。

           王玉玊,90后,北京大學文學博士,中國藝術研究院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王玉玊:研究網絡文學也是和當下生活、和這個時代對話的過程

          2011年春季學期,邵燕君第一次在北京大學開設了網絡文學研究選修課,1992年出生的北京姑娘王玉玊是她的學生?!芭c邵老師相遇后,我才決定要走上學術研究這條道路,決定要成為一個當代文學的研究者,決定要去研究那些與我自身、與這個時代最密切相關的問題?!蓖跤瘾T說。

          王玉玊是2010年考入北京大學中文系的。大四那年,王玉玊第一次選修了邵老師的網文課。在邵燕君老師的網絡文學課上,她第一次意識到網絡文學也可以成為當代文學研究的對象,“網絡文學首先是陪伴了我的生活的一種文學樣態,其次,才是我從事文學研究的研究對象。所以,我在研究的過程中,也始終在直面我自己的人生困惑,嘗試把我的生命經驗融入網絡文學發現研究之中?!?/p>

          在研究網絡文學的過程中,王玉玊深切地感受到,網絡文學是最貼近當下,最能反映廣泛的社會心理和時代情緒的一種文藝類型。網絡文學的每一個類型、設定,都在直面當代人的某種欲望,提供撫慰或者給出某種解答?!耙蚨芯烤W絡文學,也是和當下生活、和這個時代對話的過程?!蓖跤瘾T說。在這次網絡文學評論高研班開班前,北京大學網絡文學研究系列叢書的第一本——《編碼新世界:游戲化向度的網絡文學》正式與讀者見面,這套叢書的第一輯共計七本書,“首發”作者是90后王玉玊。

          在這套系列叢書的“總序”中,邵燕君這樣評述:“王玉玊從電子游戲的角度切入,問題意識的真正指向卻既不是電子游戲,也不是網絡文學,而是‘棲居’于‘基于數碼的人工環境’的網絡‘原住民’的生存體驗?!鄙垩嗑滟潯坝瘾T是‘后浪’的領頭人,呈現出理論構建的欲望”。

          在書中,王玉玊特別注意到這樣一個現象,與游戲化向度的網絡文學中的畫面感形成機制可相比擬的,是表情包文化。她認為,“或許我們可以這樣說,那些能夠妥善正確地運用文字調用圖像符號、營造畫面感,同時又能夠在圖像與場景的調用或組合中制造新意、形成自己的獨特風格的人,就是讀圖時代的語言藝術家?!?/p>

          你看,這樣的評論和發現,是不是具有典型的網絡“原住民”特征?

          談到參加這個高研班的收獲,王玉玊對記者說:“這個高研班的學習,也讓我感受到了作為一名青年網絡文學評論者的責任和使命。對網絡文學的引導和建設是文化強國戰略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而加強網絡文學評論是促進網絡文學健康發展的重要方式和手段。目前網絡文學評論仍是一個相對薄弱的領域,希望我今后的研究也可以為這一領域的建設添磚加瓦?!?/p>

          郎靜,女,80后,南開大學文學博士,河北大學藝術學院講師,河北大學2018年高層次引進人才

          郎靜:引導網絡文學粉絲群在對網文的愛中,看懂網文作為社會癥候照見的那個真現實

          郎靜在南開大學讀到碩博階段的時候,便開始把本科時期閱讀網絡文學的感受,用評論性的話語表達出來,形成了幾篇小論文?!捌渲幸黄恰洞┰綍r空的文化闡釋》,我分析了我本科時期廢寢忘食閱讀的穿越重生文;比如《夢回大清》《木槿花夕月錦繡》《綰青絲》等;還有一篇是參加首屆網絡文藝評論大賽的參賽文章《<黃金瞳>:超成功的現實困境》?!崩伸o說。

          她對那個時期的寫作進行了自我點評:“我在評論網絡文學時,是將網絡文學作為一種文化癥候,跳出純粹的文本批評,來發掘文字表意背后如冰山一角般浮出水面的無意識隱意?!?/p>

          郎靜與網絡文學結緣是在2006年本科一年級的時候,她回憶道:“當時閱讀網絡文學的途徑有兩種,一種是直接用手機流量在線閱讀;一種是從網上將TXT格式文檔下載到MP4上。因前者的電話流量費用較高,我果斷選擇了后者。我記得當時讀壞了三四個MP4,壞掉的MP4不是屏幕的問題,而是長時間、高頻次地按下翻鍵,導致下翻鍵失靈。這樣來看,好像也沒有省下錢?!?/p>

          如今已在河北大學藝術學院任講師的郎靜,主要的研究對象是當代中國電影批評與文化研究,“從我們這個高研班畢業后,我會再把網絡文學納入自己的研究對象中來,在研究中找到結合點?!?/p>

          網絡文學評論的價值引導力在哪里,作為評論者我們引導的對象是誰,是郎靜在平日教學和這次高研班上思考較多的問題,“與其說我們引導的對象是網絡文學寫作者,不如說我們引導的對象是網絡文學的讀者,或者更具體地說,是00后網絡文學閱讀的粉絲群?!边@是郎靜的“關注點”。

          在具體的教學與批評場域,郎靜用得比較高效的方式就是“蹭熱度”,即用青年讀者感興趣的點和聽得懂的話來實現價值引導?!敖衲甏禾?,一部網絡小說改編的網劇引起全網轟動,粉絲群甚至發現了一篇與該題材相關的博士論文,可能粉絲群并不能明白這篇博士論文的理論架構,甚至不會專門去知網上下載閱讀,但是粉絲群意識到了博士也會研究‘我們’所喜愛的東西,我覺得這是評論者邁進網絡文學粉絲群的一小步,使對話的開始成為可能?!?/p>

          郎靜當時帶領學生做了相關的問卷調查,試圖論證該網劇熱背后所隱藏的“叢林里的情感偏執”?!霸谖铱磥?,粉絲群對劇中主人公的狂熱的心理機制在于面對叢林的競爭法則,倒逼主體想象出的無功利性,一切只為‘你’的‘你的鏡像’。因為熱度蹭的比較及時,當時收到非常多的問卷反饋。但問卷做完了,這個話題也成了‘不能說的隱秘’?!?/p>

          評論者向粉絲群邁了一小步又退回了一大步,郎靜從中深刻地感覺到自己作為評論者的引導還沒有開始就被“堵”住了?!按笥碇嗡?,疏而不堵,我想對于網絡文學評論亦然,只有通路,評論者才有引導價值的陣地。我們要引導網絡文學粉絲群在對網文的愛中,看懂我們的時代,看懂網文作為社會癥候照見的那個真現實,而不是沉溺于快感的泥沼中無法自拔?!崩伸o總結說。

           溫德朝,80后,江蘇師范大學文學院講師,東南大學藝術學院博士后,全國馬列文論研究會會員

          溫德朝:更能讓青年走心的,是以評論區、留言板、彈幕、朋友圈等形式推送的隨機閱讀感悟

          “網絡文學批評要突破傳統文學批評的藩籬,建立起跨媒介、產業化、交互性的話語模式?!苯K師范大學文學院講師溫德朝對《中國青年作家報》記者如是說。

          溫德朝較早就開始關注和從事網絡文學評論,今年他面向2019級本科生開設了《網絡文學概論》選修課。選課學生多為網絡文學創作愛好者、網絡文學批評嘗試者,抑或二者兼有者。但兩次課上下來,溫德朝內心有點沮喪,自己辛辛苦苦準備的課程,學生并不是特別“買賬”。這到底是為什么呢?

          通過與學生私下交流得知,在00后眼里,按照網絡文學本質、形態、生產、欣賞、批評、傳播等邏輯框架授課的課程,與傳統“文學理論”課程沒有過多差別,更能讓青年學生走心的是以評論區、留言板、彈幕、朋友圈等形式推送的隨機閱讀感悟。特別是有感而發的短評,獲得大量跟帖、點贊以及作者回復,甚至能對作者寫作思路有所影響時,常常令他們為之雀躍歡呼。

          溫德朝意識到,網絡文學批評不能簡單重復傳統文學批評的老路,既要有體系化的理論話語,又要有生動鮮活的感悟點評,筆墨面孔越多越好。在接下來的授課中,他及時調整了課程重心,收到了較好的效果。

          “在接下來的課程教學中,我打算更多設計現場教學環節,課堂上隨機點開在線網絡小說,師生同步閱讀欣賞,以學生為主開展可長可短、自由靈活、風格多樣的評論。通過課堂翻轉,在線互動評論,讓學生獲得更高參與度和滿足感?!泵鎸τ浾?,溫德朝侃侃而談。

          王婉波,90后,女,漢族,文學博士,河南工業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師

          王婉波:網絡文學不同于傳統文學,對它的研究本身就是一件極具挑戰和創造性的事情。我們要尋找新的話語體系和評判標準,也需要時刻“破壁”和自我革新

          瀏覽“榕樹下”,注冊賬號,甚至想過投稿,在讀初中的時候就開始偷偷看網文,《何以笙簫默》《告別薇安》《八月未央》《悟空傳》《誅仙》……這些小說讓王婉波仿佛發現了一塊充滿文藝氣息的凈土,讓她對未來的文學之夢充滿了期待和幻想。大二就讀中文系時《步步驚心》電視劇走紅,王婉波在MP4上下載了小說,讀得津津有味?!暗敃r沒有想過這些文本竟可以被作為當下一種獨特的文學類型來研究,也完全沒有閱讀過相關的學術論文或著作?!蓖跬癫ㄕf。

          網絡文學歷經二十余年的發展,王婉波最開心的,是可以把“喜好”變為專業學習和研究的對象。她感慨地說,“這是一件特別興奮和高興的事情,這樣做研究也不會覺得枯燥和乏味?!?/p>

          “網絡文學不同于傳統文學,它的成長環境、敘事機制、話語形態等與以往的文學形式大不相同,所以,對它的研究本身就是一件極具挑戰和創造性的事情。我們要尋找新的話語體系和評判標準,也需要時刻‘破壁’和自我革新,在原有的知識體系和專業理論基礎上重建新的認知結構?!痹谧鼍W文研究時,王婉波嘗試跳出傳統“書齋式”的研究模式,回到現場與研究對象進行對話。王婉波的“態度”,始終是堅持在現場。

          在研究的起步階段,如何設法進入到網文閱讀的第一現場,了解讀者“在場”的行為表現,對青年學者來說最為困難的開始。

          “重要的是使用數據技術對其語義信息、情感信息、性格信息等進行分析,但同時也考慮到讀者作為情感個體所獨有的特性,他們的接受與閱讀必然會經歷一個‘冷卻’過程,冷卻之后的對話與調查會和現場的行為反應有一定差異,思慮性、自省式的‘回答’和在場接受時瞬間性、沖動性行為各有特色,這是研究對象的‘兩張皮’,卻也都是值得我們觀察和研究的方向?!蓖跬癫ㄕf。

          王婉波認為,需要打破“見物不見人”的傳統研究模式,避免以訛傳訛,回到現場,為學術研究提供基礎支持。但即便是走到“一線”挖掘真相,也存在“去偽存真”的過程。王婉波抓住各種機會與網絡作家對話,“對話的過程也是一個對網絡文學認知的過程,不單要打破原有學術范式和自身思維禁錮模式,還要‘識破’作家自身經驗式、套路式、表演式‘回答’營造的敘事圈套,思辨地從對話中獲取有效信息?!?/p>

          “在互聯網、全球化,新媒體和高科技所共同塑造的新文化時代,要特別警惕名人八卦、‘主角光環’,碎片化、視頻化、娛樂化的產品,對網絡‘原住民’閱讀能力、認知能力、審美能力的損傷,包括語言能力、表達能力的破壞,專注力的喪失,情懷和格局的缺失等?!蓖跬癫ㄌ貏e看重的是,“當下網絡文學的創作與批評,在尊重‘原住民’的‘習慣’和‘方式’的同時,一定要為他們營造一個健康的‘生態’、朗朗的‘天空’和美麗‘新世界’?!?/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