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c4cry"></tbody>

    <rp id="c4cry"><object id="c4cry"></object></rp>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童年場景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一部分?
          來源:中國出版傳媒商報  | 陳莉  2021年08月18日09:24

          從自我的生命體察到文學寫作,從關注少女群體到培育少女作家,韋伶一直有著自覺鮮明的主張。在其新作“綠人姐姐的綠色傳奇系列”里,我們可以看到,她在大自然的觸摸與回歸中,思考著生命的內在關聯。山林、江河、暗綠的顏色、濕漉漉的空氣、月夜星空、門前的那棵大樹等,是韋伶童年生活的實際場景,也成為她生命感受的重要部分——一再尋找、不斷書寫的記憶場景與想象場景。

          關于韋伶童年與自然的聯結,班馬在《綠人姐姐傳奇》一書中有生動有趣的解說——她住在大重慶之中的“山村”:那里有山城、有江畔,有一處是韋伶常來常往的山坳,“空氣里有一種大西南的山氣,石階上和石欄上全是青苔,總有一種濕漉漉的感覺”,她還有一群要好的女伴,她們在壩上跳舞,在頭上插花,在腿上畫畫,在樹下私語……后來這些童年場景成為《女孩的神秘信物》《幽秘花園》《山鬼之謎》《綠人家園》里的故事場景?!毒G人姐姐傳奇》還記述了韋伶一次次停駐于巫峽的情結,探訪七女塘秘境時的儀式感,包括在月夜樹下自在的舞蹈,對樹屋莫名的留戀等。在班馬眼睛里、鏡頭中、文字里,讀者可以感受到韋伶老師與自然的聯結,以及極富自然氣息的氣質特點。

          李一茗博士曾在一篇文章中闡述:從認知的角度看,自然聯結包含個體對自然、對自我以及自我與自然關系的觀點與態度;從情感的角度看,包含個體在自然中的感受以及對自然的情感依戀,諸如個體在自然環境中感同身受的熟悉性、舒服程度以及置身于自然的愿望等。這些在韋伶的現實生活追求與文學創作中都有顯著表現,例如“把心中漲滿的與云彩、山巒、草坡、鳥蟲的對話變成文字,實實在在地擱放、藏匿在那個軟面抄小本子中”,一種“想住在植物之中”的執著念頭,一種“抓著大地”和“從地上生長”的家園感。

          回溯韋伶的童年生活,她的成長與寫作,以及她和班馬本質上趨同的精神追求與文學主張,就不難理解她與自然聯結原因。如研究所述,“與自然聯結的各種前因,包括之前習得的自然和環境知識,與自然相處的經驗,文化背景,以及身邊人對環境的態度和行為等,都可能從認知和情感兩條路徑促進人與自然的聯結”。在“綠人姐姐的綠色傳奇系列”之《綠人家園》《山鬼之謎》《幽秘花園》《女孩的神秘信物》里,作者的童年場景已然成為其生命的顏色、紋路與肌理,亦為當下的讀者提供了別一種的生命場域。

          其實,作為作家和教師雙重身份的韋伶,把“她的”自然聯結通過文學作品與課堂課程,傳遞給了更多敏于文學的女孩們,在一定程度上又促成“她們”在閱讀寫作中與自然的聯結,豐富了“她們”的生命感受、成長經驗與文學寫作。她在文字里、在教室里,帶著女孩們到有故事的地方去駐足、探索、釋放與表達,在神女峰下舞蹈,在桃樹林里扮演仙子,在海邊奔跑……她們在特定的情境里,用戲劇化的儀式感的深度游戲,與大自然的山林河海、花草蟲魚對話,與民間傳說、文學形象對話,與自己、與同伴對話,在不知不覺中習得那些能力——體會與表達細微又豐茂的生命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