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c4cry"></tbody>

    <rp id="c4cry"><object id="c4cry"></object></rp>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大家》2021年第4期|馬金蓮:相撞(節選)
          來源:《大家》2021年第4期 | 馬金蓮  2021年08月20日08:11

          馬金蓮,女,回族,寧夏西吉人,中國作協會員。出版小說集《長河》《1987的漿水和酸菜》等11部,長篇小說《馬蘭花開》等4部。多篇作品被翻譯為英文、俄文、阿文在國外出版。獲魯迅文學獎、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駿馬獎、全國“五個一”工程獎、茅盾文學新人獎、郁達夫獎、《小說選刊》年度獎、《長江文藝》雙年獎等文學獎等獎項。

           

          相 撞(節選)

          馬金蓮

          ……

          王越沒有跑路,他按照老人的要求,撥打了電話。然后他坐在路邊等人。老人拒絕讓他攙扶到路邊再等。我得保存車禍現場,他這樣跟王越解釋。你也知道,現在的人不像話,越年輕越不懂事!他的目光在看王越。王越敢肯定老人這是第一次認認真真地看自己。尤其像你這樣的年輕人!他跟年輕人有什么樣的深仇大恨,要這樣一棒子全部打死。王越哭笑不得,又百口莫辯。全世界年輕人的黑鍋,他就這樣背了起來。他沒覺得沉重,就是有點餓,上了一上午的課,現在十二點四十分了,他餓了,平時這個點他到家了,一邊雞飛狗跳地做飯,一邊往嘴里塞各種現有的食物,冷干糧,水果,他飯量好,得先壓壓餓氣才能等到正式吃飯。

          我為啥沒有跑路哩?他望著躺在路邊,有些無辜的自行車,老人不許他扶起它并且挪到路邊。它也是案發現場!老人說。王越本來以為他是政法系統退休的,那么注重保留現場。聽到這句話他又否決了猜想,這句話不像法律界資深的人士該有的水平。王越想了想,說大爺你用錯詞了,它不是案發現場,因為我們這是交通事故,不是兇殺案,不存在案發一說。說著他一屁股坐在了馬路牙子上,吃不上飯,先坐一坐吧,站著挺累的。老人翻了翻白眼,笑了,年輕人你說得對,我確實用錯詞了,那你說該用個啥詞語合適?王越說要不你先挪到路邊來咱慢慢商量?你看躺路中間多危險,萬一來一輛車呢,前頭那個彎子轉得急,要不是那個彎子我也不會眼睜睜把車子騎到你老身上對嗎。老人望了望那個彎子,說年輕人,你說得對著哩,那個彎子確實不合理,你看車那么開過來的話,稍微不注意就可能出事故,你說交警咋不給這里立個警示牌子,告訴所有過彎子的司機,這里要減速!

          他忽然眼神定住,問王越,哎,年輕人你減速了嗎?王越剛剛松弛下來的神經驟然繃緊,說大爺,你看我這又不是機動車,我拉個閘就可以了,我不用踩剎車。老爺子翻了翻白眼,說年輕人你這就不對,不是機動車你也得踩剎車啊,要么你打個喇叭,我眼神是不好,但耳朵靈著呢。王越瞅了瞅他的眼睛,沒法鑒定他眼神好不好。他苦笑,大爺,我倒是想踩個剎車,再打個喇叭,可我得有那個實力啊,你看這自行車,它一沒有剎車,二沒有喇叭,本來有個鈴兒,還叫劉遠大伙同他哥們給我 弄壞了。大爺翻翻白眼,王越發現這老頭兒挺愛翻白眼的。大爺笑了,說自行車沒剎車,你就不知道買個小車啊,有了小車不就剎車和喇叭都有了。王越也給他翻個白眼,心里說孫子才不想買小車哩,我做夢都想,可我剛買了房子,你大爺這輩子肯定沒體驗過背貸款買房子的滋味,比撞了你好不到哪兒去。老頭子拿白眼瞪著王越,說年輕人你要知道,法網恢恢,疏而不漏,你不要思謀著逃跑,固原城巴掌大,哪個旮旯都有法律哩,你跑不了的。

          王越抬頭看看高處的陽光,正午時刻,春寒被陽光曬薄了,身上有點熱,頭腦里昏昏沉沉的,這個點他放平時該吃上飯了,然后是十分鐘的短暫午睡,下午還得上班。還得跟劉遠大之類的調皮學生斗智斗勇。他說,大爺你累不累,累的話到路邊來吧,你看這兒多平坦,你坐著會舒服一點。他實在受不了老人保持現場的那個姿勢,據老人自己說,那是他被這個年輕人撞倒以后的原始姿勢,這個必須保留。不然你跑了咋辦?王越苦笑。我都陪著你在這半天了,我要跑不是早跑了嗎。我還幫你打了電話的。他無意中用上了在課堂上的語氣,像是正在解一道難題,循循善誘地引導他回答。老人白眼一翻,說那可不好說,年輕人你是不知道,現在的人壞得很,你都想不到能壞到啥程度!把人撞了,不扶起來就跑了。王越有點可憐巴巴地瞅他,心里說我明明要扶的,可你老不答應啊。老人無視王越幽怨的眼神,繼續沿著自己的思路往下說。他說年輕人你是不知道,現在的人確實壞得很,不敢隨意扶,就算你想做好事,真要扶一把,你也得喊幾個證人一起扶,最好有人拍個照片錄個視頻啥的,到時候留證據。王越不由得前后左右地瞅,這段路僻靜,沒有一個人路過。他一來沒想著跑,二來這老人就是他自行車撞的,還用再找人作證?他感覺老人的思維有點混亂,摸不清他要表達什么。老人半個身子倒在路上,屁股撅著,好像要栽倒,又舍不得,就這么半爬半跪地保持著一個姿勢,這不影響他說話。他說年輕人你不知道,不是老人變壞了,是壞人變老了。王越哭笑不得。心里說這話可是你自己說的,我沒有這意思。這時候有車輛出現,直奔這里。老人的兒女們到了。

          老人的三個兒子,兩個女兒,兩個女婿,一個兒媳婦,一大群人七嘴八舌地把王越罵了一頓。好在看樣子都是受過教育的,在固原城里也是有身份的人,沒用臟話罵,就是批評他眼睛長哪里了,騎車不看路,忍心撞一個七八十歲的老人,撞了人為啥不打電話叫救護車?老人要有個三長兩短你吃不了兜著走等等。王越的肚子倒是不餓了,他一個勁兒賠笑臉,千錯萬錯,都是他錯的,錯了還不行嗎。說話間,老人的一個兒子打電話叫了120救護車,還有一個打給了交警。在等救護車的間隙,大家忽然安靜了下來。老人的一個女兒抱著老人,老人好像還想保留那個最初的姿勢,但女兒不愿意老人像一張枯萎的羊皮一樣蜷縮在冷硬的路面上,她把老人的半個身子攬進自己懷里,只讓他下半身依舊蜷縮在路上,這樣的話,等于還保留著一些現場。王越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那么想說話,他趁大家發泄完初來的怒氣,賠著小心地說,我覺得咱們不用等交警和救護車了吧,老叔看著問題不大,你們的車就可以把他送到醫院去,救護車太慢了,萬一……不等他把萬一后面的話說出來,臉上就挨了一個嘴巴子。

          是老爺子的另一個女兒打的,她的眼神能吃人。不等她說話,別人亂紛紛包圍了王越。王越捅了馬蜂窩,惹起公憤了。你究竟幾個意思?老爺子的兒媳婦,一邊拿手里的小皮包摔打王越,一邊逼近,你不讓我們打電話叫救護車、不讓喊交警,你想賴賬是不是?你把人撞了,你還想蒙混過關?真是糊涂成雙,這時候王越犯了這場車禍當中的第二個致命錯誤,他說本來我就沒有撞他,是他自己撞上來的。說完他就無比光榮地挨了第二個嘴巴子。哪位女性打的,混亂中他沒看清。這女的狠多了,下的是死手,王越半邊臉頓時火辣辣的。你說的啥?都還敢胡說八道?看我不把你這雜碎大卸八塊!一個男人憤怒了,叫罵著沖上來,被大家架住了。最年長的一個男性,應該是老爺子的女婿,他比較冷靜,他說大家不要沖動,究竟咋回事問問不就清楚了。萬一咱真冤枉人了哩!人群霎時沉默。大家齊刷刷地看他。大姐夫你啥意思?難不成你認得這小子?你不能向著他說話啊。大概是小舅子,二不愣登地說。大姐夫趕緊擺手,不是那意思,我才不認識他哩,我的意思是畢竟咱的老人有些癡呆,萬一他是別人撞的,而這年輕人是好心要扶人,還給我們做家屬的打電話。

          王越眼眶發酸,竟然還有一個向著自己說話的。太難得了,上個月他還帶著學生討論過一則作文素材,如果有人倒在路上,你扶不扶?扶了惹禍上身怎么辦?學生分成兩派,爭論了一節課。最后他給強行打斷,并做了結論。他當然以正面肯定為主,他說我們要相信人心,相信世間好人多,正能量終究占上風?,F在好了,他遇上活事例了。目前看來八九個人都一邊倒地責怪他,只有這個大姐夫是講理的。他之前腦子混亂,只想著老人沒事就好,忘了細想事故的過程,現在想起來,還真不是他撞的老人,他在騎行中是有點走神,忘了左右看路,但老人確實是自己撞上來的。像一口袋面,本來立在路畔,忽然就自動栽倒,撞到了他的車輪上。

          我沒有撞,是大爺自己撞的。王越知道澄清自己的時候到了。他必須這樣堅持,不然后面的賠償誰知道有多嚇人。他一個窮教師,每個月還著房貸,還沒結婚娶媳婦呢,拿什么賠償,再說這也太冤枉了。我爸怎么會撞你呢?你意思是他碰瓷了?抱著老爺子的那個女兒,不抱了,把老爺子放到了路面上,瘋了一樣撲過來,一邊搖頭,一邊呵斥,她確實被王越的話氣糊涂了,也刺心了,眼淚橫流,一副要拼命的架勢。王越趕緊后退,一直退到自行車旁邊,這會兒也就這自行車跟他親近,他希望它能庇護他??伤莨橇尕甑?,根本給不了他什么庇護。

          叫大爺自己說吧。交警來了,他聽不清老爺子的兒女們一窩蜂地都在亂嚷什么,他倒是聽清了王越有點弱小的辯解。他看了看對峙雙方的力量和陣勢,他建議問問當事人。老爺子看著有意識,清醒著呢,應該可以作證。老爺子忽然就成了焦點。所有的目光投向了他。右邊一大群他的兒女們焦灼地、盼望著、期待著,中間是交警公正地立著,左邊站著那個年輕人,他顯得有一點難以取舍。王越忽然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他撲過去抱住老爺子一條胳膊,老叔你說說,究竟我撞了你還是你撞了我?你不還給我說,不是老人變壞了,是壞人變老了,你跟我說了那么多話,你根本就沒有癡呆,你還說……

          他被老人的大兒子拉住了,這大兒子個頭高大,他像抓小雞一樣直接把王越從地面上扯了起來。王越有點輕飄飄的,他忽然想到,早晨真要是跟劉遠大打起來,自己會不會也會這樣被拎起來。那他丟人就丟大了,一個老師被學生拎著,只能說明他王越實在太瘦小了。大兒子的臉色是鐵青的,他說小伙子,理要講,話可不能胡說,我咋聽著你有點亂說呢。那個最易沖動的小兒子吼了起來,就是,啥壞人老了,老人壞了,你撞了人就得負責任,不要妄想給自己開脫。也不要誘惑老人幫你說話,他本來就有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