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c4cry"></tbody>

    <rp id="c4cry"><object id="c4cry"></object></rp>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訪王定勇:中國民間文學在新時代煥發生機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 張清俐 柏穎  2021年06月10日08:29

          原標題:中國民間文學在新時代煥發生機

          ——訪揚州大學文學院副院長王定勇

           

          中國民間文學是中華傳統文化寶庫中的重要組成部分。黨中央高度重視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與發展,并提出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明確提出到2035年建成文化強國,民間文學文獻整理恰逢其時。那么,應當如何把握民間文學精神特質?未來應如何豐富和深化中國民間文學的研究?圍繞相關問題,揚州大學文學院副院長王定勇接受了中國社會科學網記者的采訪。

          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民間文學包括哪些類型?具有哪些獨特性?在您看來,在中國傳統文學寶庫中,民間文學占有怎樣的地位?放在現代來看,民間文學具有哪些價值?

          王定勇:“民間文學”概念是一個舶來品,20世紀20年代中國學者引進英國的Folklore、德國的Volkskunde等概念。在此后的20年里,學者常常將民間文學、俗文學兩個概念并用,均以“非作家文學”為主要考察對象,范圍稍有出入。大體而言,民間文學偏重當下口頭采集,俗文學偏重傳統書面流傳。民間文學自20世紀50年代以來被列為高校中文系修學科目,其學科地位得到確認,而俗文學始終在邊緣地帶。在過去的一百年里,民間文學的概念、內涵、分類,都處在不斷變動更新的過程中,到現在也沒有形成統一的分類體系。最初,民間文學學派直接搬用歐洲的學科框架,把中國的民間文學分為故事傳說、歌謠小曲、片段的材料(諺語謎語等)等三類。20世紀80年代以來,吸納了“俗文學”框架下的民間曲藝和民間小戲。

          民間文學是和作家文學相對的概念,有兩項突出的特質,一是和作家文學個人創作相反,民間文學是集體創作;二是和作家文學的書面形式相反,民間文學是通過口頭傳播。這兩項特質被簡約地概括為“集體性”和“口頭性”,歷來為人們所公認。

          馬克思在《〈政治經濟學批判〉導言》等論著中指出,以希臘神話與史詩為代表的文學藝術,在人類社會發展的早期就達到了一個很高的高度。這個人類文明的標識不是文人作品,而是屬于民間文學范疇。民間文學是民間文化的組成部分,它的地位要和民間文化聯系起來認識,“大傳統”和“小傳統”的理論模式很值得借鑒。(美國人類學家羅伯特·雷德菲爾德提出了著名的“大傳統”和“小傳統”的理論模式。所謂“大傳統”指占統治地位的精英文化或高層文化,“小傳統”則主要指平民文化或基層文化。)民間文化是廣大民眾所代表的生活文化,它是經過漫長的歷史積淀下來的,和民眾的心理、思維及性格特征有密切的關系。如果沒有下層文化,上層文化就失去了支撐。精英文化要影響平民大眾,也須通過基層文化起作用。相對作家文學而言,民間文學具有更為普遍和永恒的藝術魅力。民間文學是民間文化重要的組成部分和物質載體,經過千百年的積淀傳承,包孕民間的風土人情、風俗習慣、思維方式和道德觀念,深深植根于民眾的生活當中。我們如果承認民間文化在民族文化中的存在和價值,就必須高度認識民間文學的地位。

          民間文學的核心是民族性和民間性,其價值也源于此。民間文學與廣大民眾的生產活動和日常生活緊密相連,深度融入民間生活,甚至到了集體無意識的程度。(例如民間故事、諺語、歇后語,目不識丁的村夫野老也可能脫口而出,信手拈來。)在當代新文化的建設中,要充分發掘和利用民間文學的審美價值、認識世界的價值和生活價值。對于基層社會治理、當代文化建設、促進社會和諧,匯聚文化認同,都有隱性和顯性的作用。遺憾的是,民間文學一直被認為粗俗淺陋、登大雅之堂,未能進入主流話語系統。

          中國社會科學網:如今,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成為社會共識,同時,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也引起全球有識之士的重視。據您了解,在國家和地方的支持下,學界圍繞中國民間文學的搜集、整理,開展了哪些比較有代表性的工作?搜集整理民間文學這項工作,在實施的具體過程中,在操作方法和理念上,需要注意哪些問題?

          王定勇:由于民間文學負載的“人民性”,其搜集整理工作往往是國家意志的貫徹。新中國成立以后,文學領域關注人民大眾的口頭文學,20世紀50年代就興起了的少數民族歷史、文學概況的普查以及新民歌、新故事搜集等。20世紀80年代起,文化部主導編輯《中國民間故事集成》《中國歌謠集成》《中國諺語集成》,合稱“中國民間文學三套集成”。這項工程覆蓋全國,分省立卷,規模龐大,耗時20多年完成。2017年,中國文聯牽頭實施《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包含民間文學12個門類,計劃出版1000 卷,首批成果已經問世,很值得期待。在政府部門進行全國性、普查性、大規模搜集工作的同時,學者們則在各自的學術領域,結合研究命題開展了相應的搜集整理,成果也相當可觀。近20年間,說唱文學領域的文獻整理形成了不少重要成果,關于寶卷、彈詞、子弟書、鼓詞,不僅形成了搜羅廣泛、體系完整目錄,也出版了大型的文獻總集。

          對于搜集整理民間文學的理念和方法,是一個見仁見智的問題,沒有形成統一的標準。鐘敬文先生在《民間文學概論》中提出全面搜集、完整記錄、慎重整理的原則,則更加契合學術研究的需要。隨著新媒體技術的發展和普及,用攝影、錄音、錄像等形式記錄民間文學,成為一個新的趨勢。

          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民間文學引起來自不同學科領域學者們的研究興趣,比如文學、人類學、民俗學等。您如何看待民間文學的跨學科和多學科研究的趨勢?未來,對于豐富和深化中國民間文學的研究,您有哪些建議?

          王定勇:中國現代民間文學運動,是20世紀初新思潮和啟蒙運動的產物。民間文學自進入學術視野起,就帶有多學科的色彩。民間文學的先驅者引入民間文學的概念及學科,其出發點就是要打破文人文學獨尊的舊有格局,顛覆文學研究的傳統視野和方法。因此,這個學科先天性地帶有多學科、多學派、多角度研究的基因,突出表現民間文學的社會功能,兼顧“文藝的”和“學術的”,而且融合民族學、人類學、社會學等學科理念。處在新時代,全社會高度重視傳承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保護傳承非物質文化遺產,民間文學研究迎來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繼續走多學科交叉之路,既是學科傳統的延續,也是未來學術繁榮的新的生長點。隨著中國逐步走向世界舞臺的中央,民間文學研究勢必擔負新的時代責任。民間文學由于其民間性、流動性、活態化,內容龐雜,且從中國民間文學的實際出發,建構富有中國特色的術語系統和學術范式,真正確立中國民間文學的自主地位,是我們為之奮斗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