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c4cry"></tbody>

    <rp id="c4cry"><object id="c4cry"></object></rp>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指環王》:小說與銀幕中的英雄史詩
          來源:澎湃新聞 | 閆力元、俞亮  2021年05月20日08:07
          關鍵詞:《指環王》

          《指環王》三部曲近日在國內重映,掀起了一波懷舊浪潮。上映于世紀初的《指環王》三部曲是奧斯卡史上獲獎最多的作品之一,時至今日,已經成為影史無可爭議的經典。電影改編自J.R.R.托爾金發表于上世紀五十年代的同名小說《魔戒》,小說作為西方奇幻文學的扛鼎之作,與電影同樣經典。改編這樣一部宏偉龐大的史詩著作,向來極具挑戰性,導演彼得·杰克遜的工作顯然是成功的。那么,《魔戒》的小說與電影有何區別?傳達了怎樣不同的藝術追求?又有著哪些溝通之處?《指環王》三部曲重映海報

          《指環王》三部曲重映海報

          Part 1

          史詩與戲?。盒≌f語言與電影語言

          《魔戒》原著長達百萬字,背后更有中土世界的龐大設定,如歷史紀元、家族譜系、歷法乃至文字系統,電影三部曲十個小時的體量,盡管已經算是鴻篇巨制,但相較小說而言,無疑也只能算是小規模。那么,如何對小說情節進行裁剪,在盡可能交代世界觀的情況下,最大限度地推進故事情節,當然是改編首先要面對的問題。

          小說與電影情節大多數的不同,都可以從這個角度來理解。如《魔戒》中開頭的生日宴會到甘道夫確認魔戒的性質,從而開啟護戒同盟的計劃,中間隔了整整十七年,因而弗羅多實際上不是剛成年,而是一個五十多歲的成年霍比特人,這一段曲折電影中以一段蒙太奇剪輯交代過去;第一部中弗羅多、山姆、皮平、梅里四人離開夏爾到躍馬客棧的經過,電影中也大幅刪減;一些人物的刪減亦是出于簡化敘事的目的,許多必要的情節轉移到了其他人物身上,如第一部救治弗羅多的是精靈領主格洛芬德爾而非阿爾玟;包括小說中,銷毀魔戒之后,還有一段“夏爾平亂”的情節,失去法力的薩茹曼蠱惑了夏爾的民眾,歸來的弗羅多等人同他斗爭,這一段電影中也完全刪除。 

          但如果只是裁剪情節以適應電影的節奏,這無疑只是庸才的思路。電影的創造性在于,不僅有無奈的刪減,同樣有濃墨重彩的鋪陳,主創團隊們將一部帶有史詩品格和野心的奇幻小說,改編為一部極具戲劇性和觀賞性的大片,這背后是不同的媒介語言和藝術追求的體現?!赌Ы洹吩鞘吩娦缘?,托爾金創造了一個龐大的世界體系,而不僅僅是一個有高潮的故事?!赌Ы洹穾缀鯂栏竦貓绦辛恕叭ジ叱薄钡谋磉_方式,哪怕是最高潮的魔戒銷毀的情節之后,也要安排占據幾乎四分之一篇幅的回歸夏爾、收復夏爾的情節,如果從營造高潮的角度而言,這無疑是一個緩筆。然而這是史詩的品格,史詩中有英雄、有偉大事跡,但并不止于此,史詩講述過去的英雄和偉大事跡,哪怕再驚險,也已經是說書人口中業已過去的時代。因而托爾金不慌不忙,他無意營造明顯的情節高潮,他可以平鋪直敘,著墨均勻,他詳細地描寫地理地貌、風景、人物,不重要的談話和不重要的人,情節關要處,說書人吟唱一首歌謠。這是過去時代生活本來的樣貌。無論當時多么驚心動魄,在回憶中總會變得緩慢,如同霍比特人的歌謠一般,這是史詩的特征。 

          《魔戒(插圖本)》,上海人民出版社·世紀文景,2014年6月版

          而電影則是戲劇的藝術,尤其是商業時代的大片,不能容忍沒有高潮的漫長時段——被短視頻宰治的現代人似乎尤其如此,《指環王》重映,已有網友高呼無聊了!彼得·杰克遜在盡可能保有原初的史詩品格的同時,完美地實現了商業大片的自我期待。這不僅是用極致的視覺技術復刻了小說中大段篇幅渲染的中土景致,更在于他將緩慢的情節裁去,并極致地渲染那些驚心動魄的高潮時刻。壯麗而悲壯的音樂響起,觀影的人群身臨其境,連呼吸都變得急迫起來,電影完美地制造了這樣一場夢幻。

          幾次戰役(同時也是影片的高潮)的改編最能體現這種戲劇化的營造。原著第二部叫做“雙塔殊途”,只是平淡的過渡,交代了薩茹曼的失敗。海爾姆深谷一戰,電影中刻畫了固執但英武的洛漢國王和睿智的白袍巫師的意見分歧(原著中無),因而死守深谷時的悲壯和黎明時分的奇兵降臨,就更加使人一時深感悲愴,一時又高呼過癮。而樹人攻陷艾森加德的情節,如果沒有電影中梅里、皮平靈機一動,讓樹人看到被毀的樹林,繼而掀起樹人之憤怒,也不會與海爾姆深谷的奇兵遙相呼應,增添一重突然掀起的高潮(原著小說中樹人們并沒有這樣的突然“轉變”)。同樣,剛鐸圍城之戰,不用說法拉米爾率領兩行騎兵毅然赴死的悲壯,正式戰場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重重疊疊的高潮和援兵,亦是小說中規避了的敘事方式。

          我們同樣可以敏感地分辨出許多好萊塢式的小花招。諸如第二部中給英俊的人皇阿拉貢安排的感情線(甚至不惜專門加入他墜入深谷的情節),洛漢公主在原著中隱微的心事,變成了電影中濃墨渲染的癡戀;又如阿爾玟故事線的增加。第三部結尾,人皇的登基以及他與阿爾玟的結締,原本在小說中是不同時間發生的事情,在電影中卻被安排在了一起。人皇與阿爾玟在眾人圍觀下接吻,讓人感到多少有些詭異,但不可否認這符合了好萊塢經典圓滿結局的模式,事業與愛情雙豐收,英雄美人長相廝守。

          Part 2

          英雄與歌謠:故事的主體與載體

          除卻情節的增刪,值得注意的還有人物塑造上的細微改動。例如,初看《指環王》的觀眾,往往會產生一個相同的疑惑:霍比特人這么多,為什么一定要挑選弗羅多作為持戒人?就算他確實比其他的持戒人更為堅定,但是在第三部中,山姆似乎也短暫地負擔過一段時間戒指,說明他似乎也能分擔一些持戒的壓力,那么多找幾個霍比特人,輪流戴上魔戒,這樣不是可以減輕持戒人的負擔嗎?從原著中我們可以得到解答,原著中,山姆戴上戒指后“立刻,魔戒的重量把他的頭墜扯得直垂到地,簡直就像掛上了一塊巨石”。相比之下,電影僅是短暫地表現了山姆交還魔戒時的不舍,著重于魔戒的誘惑而非其本身的負擔。這樣,就削弱了弗羅多作為持戒人的不可取代性。弗羅多的責任不是隨便一個霍比特人就可以分擔的,他實實在在是在完成著英雄壯舉??梢?,盡管《指環王》三部曲已經在相當程度上忠于原著,但其對于情節取舍與側重的細微差別,卻制造了人物形象差異,亦影響了觀眾對人物的解讀。

          電影在很多個人物的塑造上,都做了不同程度上的“精加工”,將人物塑造得更為立體。如阿拉貢一角,電影中阿拉貢掙扎于伊熙爾杜最終被魔戒蠱惑的陰影之中,他的流放很大程度上是自我流放,能否擺脫先輩的陰影,不重蹈覆轍,是這一人物內在的掙扎和矛盾,也是他最終實現“王者歸來”所必須克服的心魔。電影突出了這一點,然而小說中,這一層掙扎并不存在,阿拉貢也似乎并非自我放逐。

          在角色成長與人物弧線的層面上,小說與電影有著類似的結構。約瑟夫·坎貝爾在《千面英雄》中將英雄歷險的標準道路歸結為“啟程-啟蒙-考驗-歸來”的核心單元 ,當我們沿著這個模板比較《魔戒》中最核心的兩位英雄——弗羅多與阿拉貢時,我們看到驚人的相似與對應:護戒同盟的出發無疑同時是兩人歷險的啟程;分道揚鑣后兩人各自踏上不同道路,亦是明確了自己使命的啟蒙過程;弗羅多旅程中表現的貪欲、冷漠、疲憊無不來自魔戒對其人格的扭曲,而隱藏在對抗奧克大軍之下的,是阿拉貢對自己身為王儲責任的尋回。英雄面臨的考驗可能來自外部,也可能來自內心,但終究是對內心隱藏障礙的戰勝,正如弗羅多在最終時刻未能抗拒魔戒的誘惑,阿拉貢的力量也不足以對抗奧克大軍,但這并不意味著他們沒有通過考驗,咕嚕完成了毀滅魔戒的最后一步,而保全咕嚕的正是弗羅多即使在魔戒影響下仍未泯滅的善與仍保持完整的人格;阿拉貢也同樣在馳援洛汗、剛鐸及攻打魔多中一步步完成了從大步佬到埃爾薩的轉變。

          結尾,阿拉貢與弗羅多都返回了故土,然而,阿拉貢可以終老于剛鐸,王位將由他的子孫繼承,伊熙爾杜的血脈將繼續流傳;弗羅多只能前往阿門洲,并終究無法逃脫死亡的宿命。英雄逝去之后,他的力量、智慧、品質、榮譽也都隨之消逝入土,在精靈可永生的阿門洲,弗羅多可預見的死亡都顯得孤寂,但這并不意味著冰冷與虛無。

          他們將被傳唱,以傳唱的方式被銘記。史詩的吟唱,歸根結底是關于英雄的記憶。正如摧毀魔戒后山姆道出的那句“現在該講講九指弗羅多與厄運魔戒的故事了”,英雄們的故事將在比爾博與弗羅多的手稿中繼續流傳,并在續寫中不斷延伸。在托爾金的中洲世界里,歌謠作為語言的載體,比文字更為普遍,作者,或更廣義的,歌者作為英雄事跡的傳播者,將其賦予更廣大的群體。 “英雄死去了,并不是為了他自己的榮譽,甚至也不是為了他的同伴,而更多的是為了這歌曲的榮譽:這歌曲向一群入迷的聽眾訴說著凡人生命的偉大與脆弱?!币舱沁@個意義上,電影才將弗羅多撰寫的作品直接命名為《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英雄的事跡與榮譽、歌謠的傳頌最終統一為這部壯闊的史詩——即為《魔戒》本身。

          正如電影開頭說的那樣:“歷史成為傳說,而傳說成為神話?!?/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