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c4cry"></tbody>

    <rp id="c4cry"><object id="c4cry"></object></rp>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王安憶長篇新作《一把刀,千個字》敘述個體與時代的聯結
          來源:新華網 |   2021年05月10日12:08

          作家王安憶的第十五部長篇小說《一把刀,千個字》近日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小說先期已在《收獲》雜志發表,并摘得《收獲》年度榜長篇小說榜首。

          據悉,該作品完成于2020年5月,是在上一部《考工記》兩年之后。小說最初的動念,是上世紀七十年代末,王安憶在《兒童時代》雜志的夏令營里的見聞,直到2016年,她到美國訪學半年,流連紐約,才為心中的人物找到了合適的環境,讓他在法拉盛的紅塵里活了起來。

          王安憶說:“我第一次去那里,便被吸引住了,身前身后的人臉,都有故事,有的找得到范本,比如林語堂的“唐人街”,比如白先勇的“謫仙記”;比如聶華苓“桑青與桃紅”。還有找不到范本,原始性的,單是看那寫字樓電梯間里的招牌,不知道有多少故事的頭尾:律所,牙科,相術,婚姻介紹,移民咨詢,房屋中介,貨幣兌換。至于門面后的隱情,完全摸不著頭腦了?!?/p>

          小說的主人公名叫陳誠,是一位來自中國的廚師。從上海弄堂亭子間到揚州高郵西北鄉,從哈爾濱工廠住宅區到呼瑪林場食堂,再到萬里之外的紐約法拉盛;嬢嬢,姐姐,爺叔,招娣,舅公,黑皮,單師傅,小毛,超哥,師師,倩西……還有生疏的父親、缺席的母親,以及少小離家,從未進過學校,他的故事不同尋常。而故事是從他手中的“一把刀”——淮揚菜寫起,其精致透徹一度使人以為這是一部像《天香》寫顧繡、《考工記》寫建筑那樣的以文化遺產的淵源與傳承為主題的作品。

          對自己最新的長篇小說,王安憶說,《一把刀,千個字》這個書名,字面上看,“一把刀”是指“揚州三把刀”中的一把,菜刀;“千個字”則來自揚州的個園,袁枚的題聯“月映竹成千個字,霜高梅孕一身花”,替主人公繪一幅背景。我曾經設計,故事到末尾,讓主人公有一番傾訴,竹筒倒豆子一般。問題是倒給哪一個?疏闊的人世里,說的和聽的完全可能不是一回事。切膚的痛楚一旦付諸語言,立馬遠開十萬八千里。所以,最后只是讓他向著鋼廠舊址的行車軌道、虛空茫然中的招娣,濺出一泓熱淚。

          文學評論家梁鴻鷹說:“王安憶的長篇小說《一把刀,千個字》由淮揚名廚陳誠在紐約法拉盛的中年人生起筆,展開了個體與血親、時代、歷史相互聯結的大敘述?!?/p>

          復旦大學教授張新穎指出,“如果我們只是把《一把刀,千個字》看成王安憶得心應手、技藝純熟的又一部力作,就有可能忽視這部長篇所要挑戰的巨大困難?!睂τ谝晃怀删挽橙坏淖骷襾碚f,最大的挑戰是對自己的挑戰。王安憶寫作四十多年來,她的幾乎每一部作品,都會從不同的層面給予我們更新鮮更深刻的感受。而這部誕生于2020年的新作,“得心應手”地戰勝了張新穎所說的各種困難,完成了作者賦予它的使命,“也向虛浮嘈雜的現實提示文學銘刻的莊重和深沉”。

          作家沈嘉祿認為:“這是一部耐人尋味的‘王安憶小說’,敘事風格一如既往的千里奔馬,驚濤拍岸,同時又細針密腳,經緯交錯。在人物關系方面,無論是夫妻、情侶、姐弟,還是同學、鄰居或者偶遇的朋友,總是處在緊張的狀態,眼神、言語、動作,一進一退,暗藏機鋒?!?/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