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c4cry"></tbody>

    <rp id="c4cry"><object id="c4cry"></object></rp>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哪些作家影響了王家衛的電影創作?
          來源:中國作家網 | 劉鵬波  2021年04月08日14:34
          關鍵詞:王家衛

          王家衛

          王家衛往往被認為在影像美學層面做出了重大革新。自上世紀九十年代初開始,他的電影一直引領著一種美學風潮,受到全世界影迷的追捧。這個現象與王家衛的電影展示出的深厚文學根底不無關系,從他為人津津樂道、高度文學化的對白可見一斑。那么,王家衛電影的文學滋養從何而來?近期出版的《王家衛的電影世界》給出了某種解答。

          普伊格是對王家衛影響最大的作家

          阿根廷作家曼努埃爾·普伊格(Manuel Puig)在眾星云集的拉美文壇并不引人矚目,他不從屬于“爆炸文學”團體。雖然一生創作了《蜘蛛女之吻》《麗塔·海沃斯的背叛》《傷心探戈》《布宜諾斯艾利斯情事》等八部長篇小說,普伊格的世界聲譽直到晚年才真正建立?!吨┲肱恰肥撬顬橹淖髌?,曾被改編為電影,獲得過奧斯卡金像獎。

          曼努埃爾·普伊格

          普伊格一生顛沛流離,曾在羅馬學習電影。他最初的夢想是拍電影或當編劇,都以失敗告終。最后只能以寫作謀生,普伊格經常說:“不是我選擇了文學,而是文學選擇了我?!?因為由衷熱愛電影,普伊格的小說帶有鮮明的影像色彩。譬如他喜歡借助人物對話推進敘事,《蜘蛛女之吻》即是典范——全書從頭至尾都由人物的對話組成。普伊格廣泛吸收通俗小說和各類現代藝術的滋養,創造了與眾不同的小說風格。與此同時,普伊格的小說往往聚焦于阿根廷社會中下層普通人,同性戀、罪犯等邊緣群體經常出現在他的小說中,這也是他與“爆炸文學”作家們不同的地方。

          王家衛深受普伊格的影響。他曾在訪談中提及,“南美作家影響我最大的是寫《蜘蛛女之吻》的那個作者(曼努埃爾·普伊格)。到了現在來說,對于我拍電影產生最大影響的正是他。最好的是原著小說。不過他最好的作品不是《蜘蛛女之吻》,他最好的作品是《傷心探戈》,很偉大的作品。在他之后,我就沒看過什么偉大的作品了?!边@是非常高的贊譽,如同馬爾克斯在讀過胡安·魯爾福的小說后發出的由衷感嘆——“那一年余下的時間,我再也沒法讀其他作家的作品,因為我覺得他們都不夠分量?!?/p>

          《蜘蛛女之吻》新版書影,由世紀文景出版

          王家衛和普伊格的緣分,由對王家衛的電影事業有提攜恩情的譚家明促成。正是譚家明把普伊格的《傷心探戈》介紹給了王家衛,王家衛讀后愛不釋手?!案鶕T家明的說法,王家衛嘗試通過將這部小說的結構運用于他的影像來掌握它?!?《王家衛的電影世界》作者張建德甚至稱 “王家衛或許就是香港電影界的普伊格”。

          《阿飛正傳》劇照

          在張建德看來,王家衛的《阿飛正傳》可被視為《傷心探戈》的松散改編。據他分析,王家衛根據演員的情感驅力重新詮釋了《傷心探戈》,“通過獨白式對話和允許人物擁有自己的情感空間”。并且,在以意識流的方式表現人物思想方面,《阿飛正傳》和《傷心探戈》都頗具實驗性而又細致入微?!巴跫倚l善于拿捏普伊格小說結構中看上去不相關的元素之間微妙的關聯”。

          《阿飛正傳》里有一個鏡頭是張國榮對著鏡子凝視自己漂亮的臉,這讓張建德聯想起普伊格在他的第一部小說《麗塔·海沃斯的背叛》中寫到的一位年輕人,小說里也出現了年輕人對鏡子梳理卷發的描寫。這種聯想乍看起來或許顯得牽強,但兩者暗中的聯系也并非絕然沒有可能。

          《春光乍泄》劇照

          《春光乍泄》與普伊格另一部小說《布宜諾斯艾利斯情事》有松散的關聯?!洞汗庹埂返墓适卤尘霸O定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原先,王家衛想把《布宜諾斯艾利斯情事》改編為電影。但在制作過程中,他最終放棄了這個計劃。改編雖然未能實現,《春光乍泄》對病態性欲的關注還是讓人想起了《布宜諾斯艾利斯情事》中充斥的色情描寫。這說明,《春光乍泄》和《布宜諾斯艾利斯情事》有著十分隱秘的聯系。

          劉以鬯是王家衛的文學老師

          《花樣年華》的靈感來源是劉以鬯的小說《對倒》,已被很多人知道?!秾Φ埂穼懸荒幸慌墓适?,男人從上海移民來香港,女人則在香港土生土長?!痘幽耆A》講述的也是一男一女的故事,一個是有夫之婦,另一個是有婦之夫。王家衛在《花樣年華》的片尾字幕里還特意感謝了劉以鬯。

          《花樣年華》劇照

          《花樣年華》的片尾字幕,出自劉以鬯的《對倒》

          劉以鬯在2018年6月去世后,王家衛在微博引用劉以鬯小說《酒徒》中的話“所有的記憶都是潮濕的”來紀念這位香港作家。很多大陸讀者正是通過王家衛的“引介”間接知道了劉以鬯的存在,但劉以鬯在香港實則鼎鼎有名。劉以鬯一直致力于嚴肅文學的創作,被認為與金庸齊名。王家衛與劉以鬯一樣,先是在上海出生,后又移民香港。兩人都對海派文學情有獨鐘,這或許讓王家衛在初次閱讀劉以鬯的《對倒》時一見如故。

          劉以鬯的《酒徒》被認為是香港第一部意識流小說,開頭令人過目難忘——“生銹的感情又逢落雨天,思想在煙圈里捉迷藏。推開窗,雨滴在窗外的樹枝上眨眼。雨,似舞蹈者的腳步,從葉瓣上滑落。扭開收音機,忽然傳來上帝的聲音?!比绻煜ね跫倚l的電影,這種綿稠、細密的語言實在很像王家衛的臺詞。陳子善稱“劉以鬯是王家衛的文學老師”,不是沒有道理的。

          晚年的劉以鬯

          劉以鬯簡體中文選集,人民文學出版社,2018年

          《對倒-花樣年華寫真集》書影

          《花樣年華》首映后,一本叫“對倒-花樣年華寫真集”的書在香港出版,書中的圖片選自《花樣年華》中沒有出現的鏡頭,文字則來自劉以鬯的《對倒》。王家衛在該書前言中寫到,“對我來說,Tête-bêche(法語詞匯,意為對倒,指一正一倒的雙連郵票)不僅是郵學上的名詞或寫小說的手法,它也可以是電影的語言,是光線與色彩,聲音與畫面的交錯。Tête-bêche甚至可以是時間的交錯,一本1972年發表的小說,一部2000年上映的電影,交錯成一個1960年的故事?!蓖跫倚l說,“讓世人重新認識、知道香港曾經有過劉以鬯這樣的作家,是最讓我開心的事?!?/p>

          其他作家對王家衛的影響

          除了普伊格和劉以鬯,科塔薩爾、村上春樹、金庸、雷蒙德·錢德勒、加西亞·馬爾克斯、太宰治等作家的文學作品也影響到了王家衛的電影創作。張建德認為,《阿飛正傳》在借用《傷心探戈》的人物和情境外,可能還調用了其他文學資源。比如村上春樹的《挪威的森林》,小說里涉及記憶和遺忘的幻想讓人想起《阿飛正傳》里張國榮扮演的旭仔。

          村上春樹的另一部作品《遇到百分百的女孩》則影響了《重慶森林》?!敖鸪俏滹椦莸暮χ嗨疾〉木煲缘谝蝗朔Q獨白的形式喃喃回憶,或許是村上第一人稱敘述的延續?!睆埥ǖ抡J為村上春樹對王家衛的影響主要表現在兩方面:其一,王家衛標志性的獨白反映了村上春樹小說的對話風格;其二,兩人都認同敘事是對記憶的重述。

          科塔薩爾

          此外,王家衛也深受科塔薩爾的影響。張建德便認為,《春光乍泄》與科塔薩爾《跳房子》的關聯,實際上勝過了普伊格的《布宜諾斯艾利斯情事》?!洞汗庹埂返挠⑽钠恰癇low-Up”,這也是意大利名導安東尼奧尼(一位王家衛極為推崇的導演,兩人曾執導短片集《愛神》)的《放大》的英文片名。巧合的是,《放大》改編自科塔薩爾的《魔鬼涎》。

          《東邪西毒》劇照

          其他一些顯明的影響不必多說?!稏|邪西毒》改編自金庸的《射雕英雄傳》,是一次極富創意的個性化改編?!啊稏|邪西毒》既可以被合乎情理地視作一部改編自金庸小說的影片(盡管是激進的改編),又是一部武俠片(盡管并不遵循這一類型的陳規)?!薄秹櫬涮焓埂返钠麃碜浴妒ソ洝?,明顯指涉了凱魯亞克的《達摩流浪者》和科塔薩爾《跳房子》中“蛇社”的成員。

          總之,王家衛通過援引電影(更多是新浪潮教父戈達爾的電影)和各種通俗文學作品,以及半文學資源(歌曲、詩歌等)等,將其融匯為一種高度鮮明的個人風格,從而成就 了“一種以電影化的風格講述故事的感性”。這位拍片沒有劇本,把拍攝周期不斷延長的香港導演,事實上有著深厚的文學功底。

          《王家衛的電影世界》,【馬來西亞】張建德,北京大學出版社,2021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