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c4cry"></tbody>

    <rp id="c4cry"><object id="c4cry"></object></rp>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阿來《以文記流年》:看見世界撲面而來

          視覺無疑是人類最基礎、同時也是最重要的感覺。對此,柏拉圖曾經給出一個有趣的解釋——神在設計人的臉部時……

          文學評論創作談

          • 一份關于青年作者的小型觀察報告:他們的絮語

            這個被作者命名為“樹枝上的瘋婆子”的女人,是小說中敘事人的奶奶。她身體“消瘦又細長”,卻擔負著讓兒媳婦誕下男丁壯大整個家族的使命,這是她籌謀多年的革命,也是她一生追求的終極目標。小說的敘事人,也就是這個“瘋婆子”的孫女……
          • 黃詠梅《藍牙》:一曲舊時光的溫柔緬懷

            “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本G色帽衫的青春隱喻和“白發生”的意象,在鏡中同時出現,強烈的張力對比中,更顯出人在面對時光流逝時的無力感。小說對那一根白發的描寫相當精彩……
          • 孫頻小說集《以鳥獸之名》:時光之墟與修復之旅

            孫頻的讀者可能都已覺察,2015年之后,直至過去幾年間,她一直在嘗試自我變法。曾經的“以血飼筆”之決絕姿態,兇狠凜冽甚至略帶戾氣的腔調,不斷被新的審美元素所中和……

          理論熱點

          文化時評

          XIN ZUO RUI JIAN